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亚特斯洛之巅②

【小仙女维注意】
【魔法大陆AU/大量私设注意】
【维勇维无差】

[2]

勇利挑挑拣拣很久,最终选定了路线,记在了纸上。考虑到一路北上,他还准备了一些厚衣服。(长谷津—曲兴—青阳湖—青菂—画尹—尹翀平原—亚特斯洛山脉)他花了三天准备行囊,最后和他的父母朋友告别。

父母对他时不时的外出习以为常:考核需要猎取猎物,而那些东西要在特定的地方才会有。他的朋友们则惊诧于他考进七星没多久就要去考八星,除了他原来的搭档朱拉暖激动之下写了千字长信说为他骄傲之外,倒是没有人追根究底。小少爷向勇利的父母解释了他要回家之后,勇利的父母问尼基弗洛夫为什么他的家族不派人来接他,他回答,因为他的通讯工具被毁了,只能自己走,在这之后,他也没什么要做的了。

第三天,他们一同离开了小镇,到达镇外的传送阵。
小少爷对那个传送阵表达出了超乎寻常的兴趣。他绕着那个传送阵转来转去,甚至试图用魔杖记录它,当然,勇利阻止了他。

他问勇利:“勇利每次外出都是用这个传送阵吗?”

勇利回答:“对,传送阵会把我们传送到能够搭乘公共交通或者允许召唤魔物的地方,然后就可以顺着道路过去……伊利亚没有用过吗?”

小少爷歪歪头想了想,接着脸上慢慢地,慢慢地露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没有喔,除了家族任务之外……我……没有出过门呢。”

勇利一下被他脸上带点红晕的可怜模样击中了。

他轻声咳了咳:“没事,伊利亚,以后有很多机会……这里到亚特斯洛不远不近,嗯……我是说,你会看到很多别的东西。”

小少爷有些迟疑地,对他展开一个笑容:“这算是安慰吗?”

他眉眼舒展开来,冰蓝色的眼眸里光芒明明灭灭。鼻尖儿通红的,似乎是冻着了。他有点微红的脸颊上附着几根发丝,银色长发在背后飘飘摇摇地散开。似乎在羞怯又真诚地问:你是在安慰我吧?一定是的吧?

勇利晕头转向。

他猛地抓住小少爷的手,拉他蹲下来,然后直接触动了传送阵。

勇利感到熟悉的窒息感束缚他,几秒钟后,他们便到达了曲兴。

快的不可思议。

他转头看小少爷,小少爷也转头看他。两人看起来都有点莫名其妙。

见初次进入传送阵的尼基弗洛夫并没有不适应的样子,勇利为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些歉意地对尼基弗洛夫笑笑,然后拉着他走出来。

小少爷四处张望,然后轻轻地把魔杖尖点到地上。

不得不说,曲兴城真不是一个很好的游玩地点——它的位置不前不后,如果不是因为去往青阳湖必须走曲兴,这里是不会有人光顾的。换而言之,这是一个交通枢纽。作为一个主要职能是交通的城市,它所有的力气都拿去拓宽街道、维持治安、建造旅馆了,自然没什么劲头种花种树。

勇利正想说继续赶路吧,小少爷却突然道:“勇利,能不能在这里停一天?”

勇利奇怪:“为什么?”

尼基弗洛夫说:“这里有对你有用的东西。”

勇利问:“什么东西?”

小少爷点点他的腰:“有用的东西。”

如果小少爷说的有用的东西指的是装饰品的话,那么他们已经收集得足够了。勇利想。希望他没花掉太多钱。
一贯省钱过日子的勇利有点绝望。

勇利抱着小少爷买回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毛绒小狗玩具,发圈,看起来很像装饰的匕首,甚至还有蓝色的玫瑰花环,大概还有点别的很好看的东西),坐在房间里,傻乎乎地等着小少爷回来。

或许我不应该指望来自极北之地的贵族少爷很会花钱,勇利质疑自己。这是我的错。他才十五岁,又没出过门,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骗了也不一定。他甚至还没有成年。说有对我有用的东西,说不定只是他自己都搞不清的感应。十五岁……

他正胡思乱想,房间门响了。尼基弗洛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勇——利?”用他一贯的跌宕起伏的唱歌似的叫法。

勇利叹气,认命地走去开门。

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小少爷已经把头发束成了半披——扎起来的那一束头发甚至还打成了精巧的麻花辫——门一开就跳了进来。

他走几步就坐在了床上,向勇利招手,俨然要向他炫耀的样子。

勇利看他。然后他摸出一个发圈,然后又摸出了一个梳子。

我捡到的或许其实是个大小姐?

勇利麻木地想。

尼基弗洛夫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勇利跌宕起伏的思绪。他握着那把梳子,认真地对勇利说:“过来。”

勇利一下提高了警惕——他拒绝小辫子——他问:“这是……?”

尼基弗洛夫看看他,道:“你的样子看起来太小了,我们两个一块儿出门,总要有一个看起来能做决定才行。”

也是,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一个比一个混乱,尤其是画尹,那里是东持平原北方唯一一个对外开放的城市,两个看起来就很好骗的人去恐怕会多不必要的麻烦……勇利想着,便顺从地坐过去。

小少爷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默默地爬上床,跪坐在床上。

然后他伸手拂起勇利的额发,把它固定住。他一边进行手上的动作一边问:“你有什么攻击的武器吗?”

勇利没有说话。

尼基弗洛夫笑了:“没有?”

勇利低声说:“以前有……不适应,就没用了。”

“那可不行,”小少爷轻快地说,他用了一个小魔法把细细碎碎的头发固定住,“召唤师召唤准备的时间太长了,恐怕还没等你弄完,人家就已经给你一刀了。”他把勇利后脖子上的头发撸上去,“而且你二十四岁就七星了,应该只考了召唤师?其他职业考级都没考吧?”

勇利回答他:“小时候考了武者二级,法师三级,以后就没……”

“那把匕首是给你准备的。我用那个比划了一下,看起来很好看,所以大部分人都会把它当成没开刃的装饰品,它和你的服装风格也比较搭,还算隐蔽,伤人是很方便的,耐用度应该也不错……你下手准吗?”

勇利犹豫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我从来没自己动过手,都是靠召唤……所以不知道。”

小少爷先是哇的赞叹一声,然后说:“那你还答应我跟过来?”他的语气好像在说,那你有够不怕死的。

勇利不好意思地笑笑,庆幸对方在自己背后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不打算回答。

小少爷也没再出声,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勇利的头发已经被梳理完毕:尼基弗洛夫把它梳成了一个大背头,后颈上多余的碎发被扎起来用小发夹夹稳,前额有一些头发则被拨弄下来。小少爷说:“勇利,板起脸来看看。”

说着,他自己下床站到勇利面前,仔细端详自己的成果。

勇利用凌厉的眼神看他。

小少爷道:“哎,不错!可惜手头没有可以固定发型的东西,只能用夹子夹住……勇利,出门一定要用这种眼神看人哟。”

勇利点点头,想到那个花环和玩具,心内暗忖莫非那些也有特殊的用途?便问道:“伊利亚,那个花环是……?”
尼基弗洛夫笑:“我觉得它好看呀。”

勇利决定自己还是保持沉默算了。

小少爷伸出手臂一捞,那花环就被他拿过来戴在了头上,蓝色的眼睛上是蓝色的花环,他显然很是得意。

勇利看着他的模样,莫名地觉得他这副样子有些眼熟。

尼基弗洛夫抱过那只毛绒狗,挪了挪花环,让它稳稳地立在马尾上。接着他换了个姿势,用那种女孩的坐姿抱着那只玩具,再加上他头上那一个花环,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个可爱的少女。然后他把那只狗放开,问勇利:“我这个样子应该看起来很无害吧?”

勇利默默地点头。

“那就没问题了,”尼基弗洛夫说。见勇利表情不太好看,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明白了勇利在想什么,便解释道:“我打听到曲兴晚上有黑市,打算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东西,并不是我有特殊爱好……”

“不,”勇利说,“我没有在想那个……伊利亚,尼基弗洛夫城堡有留长发戴花环的传统吗?”

小少爷脸色有点僵:“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维克托十多岁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子的……我记得他十五岁的时候车轮战战胜了很多比他大四五岁的对手,最后他戴上了上了玫瑰花环庆祝胜利,呃,那本书的原文是‘每一朵玫瑰都是被梦到过的,在预感中……’”

“停,”小少爷的脸已经僵硬了,“因为我是维……我是维克托的崇拜者所以留了长发,这个花环是因为那个黑市的‘入场券’是花。”

“入场券是花?”勇利有点微妙的感觉——这个黑市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的浪漫?——“花?”

小少爷点头,似乎庆幸话题离开了维克托:“这里的花很难保鲜,”说着,他从花环上摘下一片花瓣,娇艳的蓝色花瓣迅速蜷缩起来变成灰黑而干枯的模样,几乎是一瞬间就凋谢了。尼基弗洛夫手微微一抖,白色的光芒闪烁,它慢慢地展开,似乎在恢复。

勇利瞬间明悟:“这些都是灌入魔力保护的?”

小少爷说:“对,这个花环可花了我点力气。”

“那你没问题吗?”勇利皱起眉头,“这样不行啊伊利亚,本来进黑市就可能很危险,你该消耗大量魔力的话……”

尼基弗洛夫凑到他身边,眉眼弯弯:“这算是关心吗?”

勇利少见的没有被小少爷的美色击中而忘记话题:“这样很危险的,赶紧去恢复一下,不然的话我绝对会——”

小少爷坐回去,悻悻地道:“放心啦,不会的。我有一些小技巧,而且我的恢复速度一直都很快——”

勇利按住他,狠狠地瞪他一眼。

尼基弗洛夫看着刘海梳上去的胜生勇利,被他紧皱的眉头震慑住,然后妥协了。

他顺从地在床上坐好,开始专心恢复魔力。

勇利开始收拾东西,把所有他觉得可能会用得到的玩意儿都收进了空间袋。他看着那个花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它。

一会伊利亚恢复完了之后,就告诉他我要一起去。勇利这么想。绝对不能让他单独行动。

【隐藏在表面之下的真相】

关于陪同:其实维克托想让勇利陪他一起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不熟悉现在的世界。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一百多年前的古人了。

——尽管他在他的时代,永远都是引领风骚的旗帜。

关于花环:曲兴的黑市历史已经很久了,但是维克托参加过。那时候他十四岁。他当时还感慨过用花做入场券真是骚包得无以复加。

老实说,他戴那个花环只是一时恶趣味——胜生似乎对他女性化的一面很过敏,每次只要他模仿了一点点女性的柔美他就会为之面红耳赤、神魂颠倒。大概这是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可怜人吧,维克托这么想——本来想逗一逗勇利,没想到话题却被一路引向了他年轻的时候。当胜生开始背诵他的传记文字的时候,维克托几乎要疯了。

关于发型:维克托其实觉得勇利是很有气势的。他恢复意识之后第一眼看见胜生的时候,对方神色凝重,头发上梳,很是让他惊艳了一把。

于是当他做和勇利一起进入黑市的准备的时候,他决定给勇利梳个大背头。

而他自己,考虑到曲兴非东持平原的人很少,他这副年幼模样又不像是那种外来的一掷千金的富豪,维克托决定,就让勇利做那个头扛大梁的好了。他就假装成一个依附者。当然,需要委屈一下勇利,做个恋童癖才行。

TBC
今天也要除草。今天的维克托也在装嫩。

评论(2)
热度(28)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