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亚特斯洛之巅①

很想写已经褪色的英雄,但是考虑到如果写花滑我一个没有专业知识的人绝对歇菜,只好写AU了,咳。这个魔法大陆是我自己以前做好的设定,本来是准备用来写原耽的,所以地名啊设定啊大家看看就好。

[小仙女维注意]
[魔法大陆AU/大量私设注意]
[YOI/维勇维无差]

文案:

当维克托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似乎连时间都不太一样。检查自己的状态之后他安慰自己,等级掉落又断了一条腿,哪怕再加上年纪变小,与所预计的因为耗尽力量而丧命比起来,也还是要好得太多了。

只是,这个疑似粉丝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引子]

他听见尖叫。

天是铁灰色的,沉重的云层附着在上面艰难地翻转,每多看一眼都令人觉得它将要不堪重负地落下。脚下是没有边际的冰面,白得亮眼。然而也黑。垂眼看,它就是灰色的。

奇怪。胜生勇利想。它为什么是这样的…?

他听见有人在他的耳边大笑。听起来有一股令人心惊胆战的癫狂。那声音像是冰块相互摩擦一样刺耳。

冰应该是蓝色的。他想。或者银色。为什么有人在笑?

好难听啊。

啊。除了这笑声,还有什么声音从外面传来,似乎想让他醒过来……

胜生睁开眼睛时,他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愣愣地看着铁灰色的天花板,心中有些怀疑是不是这个天花板让他梦到了灰色的天空。然后他翻身起来,看看地板,确认地板是纯黑色。

勇利长出一口气。

然后他又听见了敲门声。

“勇利,勇利!早该起床了,怎么还在睡?”他的姐姐,真利一边敲门用她一贯的不耐烦口气问他,“昨天晚上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勇利愣了一下。

他想起了昨天深夜那个突然出现在他的家门口的人。

勇利昨天试着连续召唤多种魔物帮助他捕猎,最后却还是只猎得一只狍子。之后他还要自己把那傻东西拖回来,这让身娇体弱的召唤师精疲力尽。但是当勇利看到那个人时——假如飞溅的血液没有糊掉他的眼睛的话,第一眼看上去那不如说更像是头熊,或者一只像是巨大的白色兔子之类的玩意,幸好那家伙的耳朵不长——,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把那人扛了回来,还丢给了家人。

简直像是被鬼魇了似的,毕竟勇利可不是个冲动的滥好人。

勇利有些愧疚,怀疑自己给家人带来了麻烦,他提高声音回答:“对不起,姐姐!呃,不,我的意思是,我马上就来,我会解决的,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他在房间里手忙脚乱地套上裤子,声音变小了。

“没事,”真利的声音微微上扬,似乎是笑了,“谁不知道你是尼基,弗洛夫(她有些吃力地念出这几个音节)爵士的头号粉丝呢。”

勇利一边努力地把脖颈上最后一颗扣子拧好,一边困惑地想——这跟爵士有什么关系?

几分钟之后,他知道了答案。

胜生勇利捏了捏自己的鼻子,问:“妈妈,你真的只给他擦了把脸?”

妈妈微笑点头,温温和和地说:“我们也没敢做太多嘛,小勇利。”她胖胖的脸上眨动的双眼里写着,等你决定呢。

勇利几乎想要尖叫。

好家伙。

给我忍住了!

朋友!您看着的这个人,绝对绝对绝对是尼基弗洛夫家的直系后代!

尽管只擦去了脸上的血污,但是他(她?)深陷的眼窝,苍白的嘴唇,细腻的皮肤,自然而然的忧郁气质,最重要的是高耸的鼻梁,怎么看都是极北之地的血统(当然,东持平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穿着熊皮大衣到处乱跑的),而极北之地,极北之地,在那儿只有尼基弗洛夫家才会有人有银色的长发!

——当然,发缘线也很重要。

看那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说不定是尼基弗洛夫家哪一支年轻的小少爷或者小姐,让人家堵了后门然后越过亚特斯洛山脉跑到东持平原……呸!管他是怎么回事!

胜生勇利几乎要手足无措了;但是他努力地镇定下来,告诉父母把房门关上,然后竭力地回想召唤师联盟教授的紧急医疗咒语——毕竟有时候召唤师是可以当作魔法师用的——然后他蹲下来握住这人的手,低声念:“быстро вылечить.”

凭借着暂时的医疗法师身份,勇利感觉到这位小少爷的右腿伤得非常严重;但是他毕竟不是正经的医疗法师,能做的也就只有尽快地让小少爷的身体状况转好。勇利把力量集中在他的右腿,让柔和的能量在那儿盘旋游走,希望能让他快点好起来。

感到身体状况应该允许让这位小少爷醒来了,勇利握紧这人的手腕,向里面输入刺激性的力量,念道:“немедленно проснуться.”

这句咒语似乎很有用;因为小少爷皱了皱眉头,微微侧过身子喘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

他松软了身子重新平躺在地上,银色长发散乱地铺开,夹杂着凝结成块的血污打成结。他看起来似乎有些无措。接着他茫然地转头,冰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勇利,对自己的被握住的手腕没有丝毫关注。他坐起来。

勇利不由自主地松开手,不知该向他解释还是该询问他情况。

小少爷没有理会他,颤抖着手摸向了自己的右腿。

接着他连嘴唇都开始颤抖。脸上惨无人色。

勇利看着他,然后意识到了什么。

有点不知所措,他张张嘴,脑子里的想法到处乱窜——这人来自于最出名的召唤师世家——召唤师依靠脚尖画出的图案召唤——右腿受伤——背负尼基弗洛夫家的盛名——每一句话听起来都有点戳人痛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考虑到语言问题,他努力地想把自己少年时学过的磕磕巴巴的极北之地通用语搬出来安慰这个少年,又发现自己忘掉了不少,于是最后他说:“呃……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少爷转过头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胜生勇利尴尬地住嘴,感觉自己像个愚蠢的白痴。

[1]

从他还是个身高不足八十公分的小男孩儿的时候开始,胜生勇利就很崇拜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尼基弗洛夫爵士是个传奇——几乎是个故事的传奇。据说他身姿挺拔相貌精致,永远都在微笑,具有非常强大的人格魅力,召唤力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他原本是个法师,却开辟了召唤师这个职业,是不可诋毁的天才人物。在第六次魔物战争里,他是军队的精神领袖。在人类被魔物逼到退无可退的时候,他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完成尼基弗洛夫星图,并为此而死去。他所创作的星图在战场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并一直流传了下来。而作为英雄,他的遗体一直被完好地保存在尼基弗洛夫城堡里,据说他的亲人对着那副棺材垂泪多年。尼基弗洛夫爵士就是这种会出现在教育孩子们“为国捐躯光荣”的故事里的人物。

不过,大部分孩子身高过了一米五之后就会忘记他,毕竟他们该准备职业考级了,而胜生勇利,直到他长到了一米七,每当说到尼基弗洛夫这个词,他的眼睛都会闪闪发光。

尼基弗洛夫家作为一个家族,确实在极北之地存在,也是最强的召唤师世家之一。但是,它非常地排外,完全不接受外来人员(召唤师本来就少,不接纳外来人员的家族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因而在极北之地的召唤师圈子外基本不怎么打眼,更不用说在另一个地域的圈外人了,算是人少的召唤师圈子里的一个奇葩。

而胜生勇利,二十四岁的七星召唤师,也算是召唤师圈子里的一个奇葩。

东持平原的主流是传统的武者,被伽尔蓝渊和极北之地同化的人也无非是做魔法师或者刺客,做召唤师的,是想不开的人才会去那么干。

而胜生,不仅干了,还在二十四岁这样简直算得上是年幼的时候达到了七星。虽说七星到八星是个坎,但是,他二十四岁!

按理说,这样的天才人物是做东持平原白道一哥的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一个地方称王称霸呼风唤雨,哪怕还没完全长成,也合该傲气冲天用下巴看人,再不济也应该“在谦逊的外皮下隐藏着傲骨”,但是胜生——唉,胜生——他谦逊的外皮之下就是谦逊,没了。

但是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不喜欢用召唤师的能力。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都让他的家人想不通: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出众的天赋?不过他们从来没有公开质疑过勇利的决定,这让勇利一直感动又愧疚。

勇利一直以来的希望就是,成为能够与他的童年偶像比肩的九星召唤师,如果可能的话他还希望自己做出什么大事一举成名,成为尼基弗洛夫城堡的客人,瞻仰一下尼基弗洛夫爵士的遗体,在那个他童年里幻想过无数次的城堡中入睡。

虽然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可是第二个似乎有希望了。

为什么?

因为胜生家来了尼基弗洛夫家的小少爷。

尽管这并没有什么保守秘密的需要,勇利还是全力保住了这一个秘密。无论哪一个哥们都只知道他新交了朋友,没有哪一个人真正的,见到过尼基弗洛夫。毕竟勇利一直没有忘记,那天夜里小少爷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躺着的时候,奄奄一息几乎死去。

尼基弗洛夫醒来之后胜生询问了他的名字,尽管场面有一点尴尬,男孩儿还是回答了他(用并不标准但是很流利的东持平原通用语。这让勇利感慨了一下尼基弗洛夫家良好的的教育),说自己叫伊利亚·尼基弗洛夫,今年十五岁。胜生好奇地问他为什么没有说父名,小少爷——伊利亚先笑着说没想到这里还有知道极北之地命名规则的人,然后回答他,他的全名是伊利亚·亚历山德罗维奇·尼基弗洛夫。

伊利亚刚刚到他家时勇利还十分担忧,尽管尼基弗洛夫这个姓氏让勇利天生地就喜欢这个人,但是这位小少爷到底是什么脾气谁都不清楚。不过现在,整个胜生家都喜欢上了这个来自遥远北方的男孩儿——一个年纪幼小、相貌柔美、出身高贵,性情开朗的男孩儿怎么可能不讨人喜欢?

……当然,偶尔的任性(比如说不愿意起床)是叛逆期少年常有的毛病,完全,完全是可以忍耐的。

勇利敲门,向门内喊道:“伊利亚,请快点出来!”

他的姐姐从饭桌看过来,对勇利挤挤眼睛:体会到我喊你出来吃饭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吗?

勇利无声地哀嚎,对姐姐做出苦瓜脸。

尼基弗洛夫的声音隔着门板有点模糊,不过听得出来十分轻快:“勇利,别那么着急嘛!等等,马上——”

“可是该吃早饭了——”

勇利妈妈捏着筷子,快乐地高声说:“可是今天有猪排盖饭,专门给伊利亚做的喔!”

“啊哈!我马上就出来!”

半分钟之后,尼基弗洛夫披着召唤师的袍子(当然是勇利的)就冲了出来,先给了勇利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蹦蹦跳跳地跳到桌子前,对众人露出一个闪亮的微笑。
大家都习惯了,明白他这是要开始吃饭的意思,纷纷心照不宣地动起了筷子。

勇利看着尼基弗洛夫笨拙地用筷子夹起一团米饭强行塞进嘴里,有点想笑,但是他忍住了——明明用了快两个月的筷子——他自然地走过去,坐到尼基弗洛夫旁边,拿起自己的筷子。

他夹起一根蔬菜,感到左手被轻轻地撞了撞。然后他转头,看见小少爷对他露出了一个亮闪闪的微笑。他一愣。尼基弗洛夫指了指勇利的房门,对他眨眨眼睛。

勇利一头雾水。

众人习以为常,熟视无睹。

半个小时之后,勇利回到自己的房间,看见尼基弗洛夫坐在他的床上,正在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银色长发的发尾。见勇利进来了,他让出一个位置。

勇利微笑,坐到小少爷旁边。见他不动,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后脑勺,问他:“伊利亚,为什么要叫我进来?”

男孩儿松开长发,露出一个相当完美的微笑,问:“今年是哪一年?”

勇利有点迷惑:“格里历216年。”

他看见小少爷完美无瑕的微笑裂开了一条缝。

沉默了一会,小少爷又问:“那么……维克托死了……或者说,战争结束多久了?”

“呃……”勇利更迷惑了,难道尼基弗洛夫家还不记载他们的大英雄生卒年月?“你是说第六次魔物战争吗?它结束一百多年了吧,爵士是在战争结束前一两年过世的。”

一阵沉默。

他听见小少爷叹息一声。

“好吧,谢谢你。”小少爷站起来,用一种“你看我在活跃气氛”的语气说话。他像个小仙女一样转了一圈:“我的右腿已经足够让我跑跑跳跳了,不过要画图它还是有点不够……但是还是谢谢你,胜生。你是……维克托的,粉丝,对吧?”

勇利轻咳一声,有点怀疑自己书柜里的十来本研究尼基弗洛夫的历史笔记是不是被看到了:“对……差不多是,呃,崇拜者更合适一点吧。”

“嗯,”尼基弗洛夫看着他,似乎下定了决心,“你是七星召唤师。”

“是的……”勇利点头。

“我想请你帮个忙,”小少爷挨挨蹭蹭地坐到他旁边。

勇利问:“要做什么?”

他看看勇利。

勇利看他。

他抓住勇利的手腕,斩钉截铁,语速极快:“和我一起,或者说送我去亚特斯洛山脉!
“作为酬谢,你可以获得进入尼基弗洛夫城堡的通行证,极北之地的大门会为你敞开,从亚特斯洛山脉到多娜戈湖、从罗伯里纳冰谷到苏罗斯克,每一个地方你都可以进行你的考级猎取,八星九星的某些过关猎物只有索尔琴科附近才会有,尼基弗洛夫家会竭尽全力帮助你成为九星召唤师,如果你想,你还可以试着冲击人类召唤师顶峰的顶峰——”

勇利猛的脱开他的手,站起来磕磕巴巴地说:“呃,抱歉,我,呃,让我考虑一下——”

小少爷站起来:“现在告诉我。

勇利有点不知所措:亚特斯洛山脉是极北之地和东持平原的界山,所有的不可控魔物都被赶进了它脚下的尹翀平原,那儿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魔物聚集地,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

——难道伊利亚的伤疤都是在那儿——?

小少爷凑近他,又说:“你不去,我就要自己去了。如果没有帮助,以你的资质,九星还要再等三十年。”

勇利抿了抿嘴唇。

银色的长发在他面前飘荡。

尼基弗洛夫又开口:“快点。你这样子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样子,可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喔。”

勇利皱起了眉头。

尼基弗洛夫突然放软了声音:“勇利——”

勇利从头到脚一个激灵。

小少爷笑着说:“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喔。”

勇利看他。

他欢快地踢动脚尖,“维克托没有死。如果你送我去亚特斯洛之巅,我就会……想办法让你见到他。”

“怎么可能!”勇利舌头都打结了,“爵士二十七岁的时候就——他没——一百多年——那——”

尼基弗洛夫笑眯了眼:“他现在非常年轻,还是他原先的样子。这是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勇利。”

“这个——”勇利不知所云。

小少爷打断他:“那么,你愿意吗?勇利?”

勇利眼尖地看见他握着魔杖,手放在背后。

他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揣在袋子里的七星徽章:“是的……我非常愿意。”

“这就没关系啦。”尼基弗洛夫声音上扬,似乎很满意地笑了,“好了,那么,三天之后——”

他眨眨眼睛:“出发!”

【隐藏在表面之下的真相】

关于睡眠:其实维克托在胜生家的每一天都是凌晨两三点才睡着的。

没办法,战争中造就的警惕性不仅让他把胜生家的每一个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之后才放下心来,还让他难以入睡。虽然这家人救了他的性命,但由于胜生勇利表现出来的对“爵士”的过甚的了解,他还是无法信任对方。所幸他的精力很好,每天六点准时起床,没有人发现他一天只有三个小时的睡眠。

关于书柜:在这将近六十天里,他还试图搞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传送到一百多年之后。

老实说,一边防备别人一边试图解密还挺累的。直到某一个晚上他发现,胜生的书柜里有一套四本《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传——乱世传奇的一生》,一套三本《尼基弗洛夫星图研究》,一套八本《召唤师历史溯源》,七八本维克托的生平研究(它的旁边是大量的与维克托相关的剪报复印件),三四本维克托生前(这么说真奇怪)笔记的复印件,十来本勇利自己做的笔记(有一本里面夹了一张他还原的尼基弗洛夫星图,和维克托本人画的相差无几),甚至还有几打装订在一起的、胜生根据书本描述试图还原的自己的画像(虽然大部分不是很像)。

在这之后,他的防备就被打消了不少——老实说吧,当看到那十多本倾吐了对他的崇拜的笔记时,他尴尬得不行——再联想到胜生勇利说到“尼基弗洛夫”这个词时闪闪发光的眼睛以及对极北之地的了解,他觉得似乎没有什么防备胜生的需要了。没有哪种魔物会去了解极北之地的命名方式(害得他临时编造了一个奇怪的姓名),也没有哪种魔法可以把人拖进这么神奇的幻境。他只剩下了一个任务。

关于星图:他从那八本《召唤师历史溯源》里面找到了他的星图的命运:用完之后就被销毁,在亚特斯洛山脉脚下和魔物一同灰飞烟灭。过了二三十年以后它重新出现时,已经被被改造过了。胜生画的那一张,大概是最接近尼基弗洛夫星图原版的一张了。

那天维克托睡着得更晚,大概三四点才进入梦乡。

所以第二天,直到听到有专门为他准备的猪排盖饭,他才起床。

关于魔杖:哦对了,当维克托被勇利模糊的态度激怒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做好了用魔杖给勇利来一下的准备。不过,鉴于勇利最后还是乖乖地答应了一起去亚特斯洛的要求,维克托最终还是没有赏他一个遗忘咒。

TBC
太久没动手,脑子里已经长草了…来除除草…

评论(4)
热度(38)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