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承夜,时不可淹。

新文风试水

感觉我要死了。啊。记得给我加点纸钱。

《瓯楚风华录》
灵契同人
熙华华熙无差

有诗曰:
种树莫种垂杨枝,结交莫结轻薄儿。
杨枝不耐秋风吹,轻薄易结还易离。
君不见昨日书来两相忆,今日相逢不相识?
不如杨杖犹可久,一度春风一回首。

这篇言语是《结交行》,言世间结交最难。

小生荆楚子弟,天子脚下本不应托大,却也在诸位面前卖个好,说个传奇:此事不知是何时所起,亦不知何时而终;既非汉唐,也非宋元,今耶?古耶?且不论他。胡说一朝之兴亡,荒诞不经,作个调笑言语未尝不可。

却说那时楚地有一落魄侯门杨氏,祖上本是开国功臣,其先人杨氏讳宁,官至一品威武大将军,曾随高祖南征北战。天下大一统前唯有此朝与越国两国在,瓯越有豪右端木氏,乃越王之外戚,世代为巫手段奇异,号称端木之姑苏固若金汤,本是一时凶名在外的大族;谁知杨将军领军攻入姑苏城,实在是锐不可当,其族宗端木熙都教他斩了头颅。将军为镇端木熙之煞气,将端木族宗首级埋于梦泽西岸。从此天下大定,高祖喜,本欲以将军为异姓王,将军辞曰:“国初定,不宜外姓称王。”高祖方罢了此事。

杨宁威名广播可止小儿夜啼,却因杀孽太重子嗣单薄,传至第四代已是只余一个嫡孙,名曰敬华。

你道杨将军是个铁血的好男子,其后人想也不应堕了他的名头;哪知杨将军生性简朴,府上万事从简;又不喜侍卫随行,引得后辈效仿,然而终究将军生前结仇过甚,子女又功夫不如,将军过世后其子女多死于非命,所留孙辈便缺了教养。至杨敬华一代,已成了个无所事事靠祖辈庇荫的纨绔。有歌为证:

你瞧他貌赛潘安,只当他才过子建。羡他是谢家宝树,恨己非孟氏芳邻。胸中可博览五车?腹内已广罗千古?拨开那亲亲玉郎行,原来是个草莽!呜呼,呜呼,实是朽木充栋梁!

Tbc
已经没力气纠错了…啊…就这样吧…

评论(5)
热度(27)

© 明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