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由《哈扎尔辞典》序言引发的思考

《哈扎尔辞典》是一本很有名的书,在一众小资青年中也算是风靡一时。我不能免俗,也买了阳本回来观摩。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本好书,我本身就爱看历史书——这种民族历史辞典式的写法让我想起了去年诺贝尔奖文学奖获得者的复调式书写。虽然两者有很大不同,但是用多个视角描述同一件事(同一个人)的方法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扯远了,这本书的内容我别的看不出,就是觉得“历史是小姑娘任人粉饰”这句话很明显。

废话到此结束。

在这本书的序言里,序者说作者写了一个幻想的古代民族民族,并写出民族风情balabala,我一直以为这段话是对的,直到我买回了《俄国史教程》(克柳切夫斯基)。
在该书的商务印书馆版第一卷第八讲和第九讲里,提到了哈扎尔人。第八讲更是直接用“哈扎尔人的中介作用”作为一个知识点。作者克柳切夫斯基是苏俄之前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时期的历史学家,非常有名,研究古罗斯的,我觉得他的文字应该相当可靠。据作者的说法来看,哈扎尔人不仅存在,而且还以类似于宗主族的身份让不少民族纳了贡。并且还有关于其民族性情的描述,哈扎尔人“温和”,“以纳税为主”。更何况关于在《哈扎尔辞典》中多次提到的哈扎尔人改教问题,克柳切夫斯基也提到了哈扎尔人改了犹太教。也就是说,《辞典》里面的一部分是有史实依据的——虽然有很大的补充与修改。

《辞典》的作者是塞尔维亚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塞尔维亚在巴尔干半岛,和古罗斯的地盘是挨着,还是比较接近?我个人认为,哈扎尔这个民族应该不是虚构的,而是作者曾经听过相关的传说,经过自己的大量的加工与想象,最终写成鸿篇巨著。

而序言(并非作者所写)之所以错误,实在与我国当前针对非专业人士而翻译的世界史实在是一鳞半爪残缺不全有关。历史系专业我不知道,毕竟我也只是高一的学生,但就我目前接触到的历史书籍而言,成系统的历史书籍翻译,不,说成规模的历史书籍翻译似乎只有商务印书馆出的系列。当然,也不排除我孤陋寡闻。说回来,克柳切夫斯基在基辅罗斯上的研究是非常非常有名的!别的我不敢说,难道《辞典》这样一本书出版,序言是个无名小卒写的?难道没有人审过稿?那么多审稿的编辑,知识面难道比不过我一个高一的学生?不可能嘛。是因为这些历史书籍没有好翻译走出来,没有名气又没人看,可不就出现谬误了嘛。

我的想法就是这样,如有谬误,欢迎指正。只求说话轻点。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