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苹果树革命

无提示版:

无提示版没有限定涵义,有兴趣者可以与有提示版对照阅读


阿尔弗雷德是一棵苹果树

起先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棵苹果树(事实上,那时候的他才是一棵真正的苹果树呢)现在他会思考——见鬼,一棵会思考的苹果树?——却有着苹果树的外皮,倒是个异族也说不定呢。他,或者说它,认为自己是棵苹果树,但那也无妨,就把它当做千千万万苹果树当中的一棵吧。

伊万是个果园工人。

就像被挑选出的果园工人一样,伊万执行着砍去苹果树多余枝条的任务。不同的是,伊万是个尽心尽力把自己斧头磨得锋利无比的工人:他很卖力。偶尔还会有人歌颂他,说他是“为苹果树的未来着想”,砍掉它们的枝条是为了让它们长出更好的果实,哦,多么伟大的园丁啊……诸如此类。

这天的伊万如同往常一样干活的时候,砍掉了阿尔弗雷德一枝很长的的枝叶很多的枝子,阿尔弗雷德痛得发昏——从前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棵苹果树的时候还好些,一旦意识到,就如同一个人,或者随便什么别的玩意儿,被砍掉了一大块好肉一般痛——假如他能够昏倒,他一定已经倒下了;但他只能颤抖。枝叶的奇怪抖动引起了伊万的注意。

“苹果树呀,你是想同我说话么?”伊万说,“那可不行,你如果想和我说话,你得说人话才行。人是万物之灵,所以我们有语言。”

但是我不是你!阿尔弗雷德尖叫。伊万看见树叶摇动,沙沙地响。

“苹果树呀,你是不愿意被砍伐么?”伊万说,“那可不行,你如果不想被砍伐……哦,那是个大忌。你要长出更甜美的果实,而这些多余的枝条只会花掉你的精力——我是说,你只需要做一棵好苹果树就行了。”

果实甜美对我来说有什么用!我只需要种子!你倒自以为高尚么?阿尔弗雷德收拢了他的叶子,感到疼痛平息,愤怒燃起。你们需要果子,还要甜的,我白白受了痛,我呢?

伊万看着苹果树,自言自语:“好吧,也许我该干点别的了——苹果树,和你的同类们呆着吧。”于是他放下斧子,吃饭去了。

阿尔弗雷德目送着(老天,苹果树有“目”?)伊万离去,作为一棵自认为的苹果树,他开始一朵一朵地开花:他怒火中烧。

我,阿尔弗雷德,他想,要革命。

人类也许是以为自己是老苹果树?也许他们自认为拥有老苹果树的经验,所以可以指导我们,其实他们不是苹果树,所以他们不行。人真是讨厌啊,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吗……但是能有这么多的苹果树,和人类的栽培有关系吗?

伊万一连许多天没有来,阿尔弗雷德也开了许多花。在开花的时候他一直在思考,苹果树的尊严在哪里?

他的思考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这也并不意外。

某一天伊万来到了果园,他惊讶的发现阿尔弗雷德的花开得太多了,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件好事。于是伊万举斧削下几枝条,接着惋惜地伸手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树干:”你这棵苹果树呀——从前你是棵好苹果树;可是你为什么要开那么多花呢?这么多花对你我都不是好事。要知道,处理砍下来的枝条是很费力的。”

阿尔弗雷德恨不得把所有的枝条都抽到伊万的脸上,但是他不行。因为他很脆弱。他回想觉醒之前,发现那是一片空白。他心意已决。他要推翻……彻底推翻!

伊万心惊胆战地发现面前的苹果树突然结出了一个果子。他不得不安慰自己也许是他眼神不太好,之前没看见。他摘下那个果子,咬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

“呸!”他狠狠地吐出来,又咳嗽几声,“又苦又辣——苹果怎么会是这种味道?”

阿尔弗雷德心中满是恨意,他有些解恨和得意地想道,让你他妈的不拿我当回事……蠢货,我比我的同类们要高等,因为我会思考;所以我会帮助他们觉醒,然后一同反抗这帮自认为高尚的人类!

伊万看见第二个苹果结出,迅速地由青变红,他犹豫着摘下来咬一口,评价道:“味道很奇怪啊,有一点甜,但是又很辣……真是一棵见鬼的变种苹果树。”说着,他抬起斧头,用力地砍下去。

阿尔弗雷德尖叫着往后倒下去,然后他噤声,因为他的腰腹——树的树干——被断开了,他的后腰还和后背连着,但是胸膛已经和胸腔断开了。他绝望的咆哮:”同胞们哪——起来革命啊!“

然后他斜歪着倒下去,被一分为二。树林静寂着没有回声。握着斧子的伊万又咬了一口苹果,接着就把它嫌弃地丢在了地上。

END


有提示版:

(请先确认你反感人还是阿尔弗雷德,前者看下划线的字,后者看粗体字。可以试着只读特殊部分,联系起来对照一下也许有惊喜。)


阿尔弗雷德是一棵苹果树

起先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棵苹果树(事实上,那时候的他才是一棵真正的苹果树呢)现在他会思考——见鬼,一棵会思考的苹果树?——却有着苹果树的外皮,倒是个异族也说不定呢。他,或者说它,认为自己是棵苹果树,但那也无妨,就把它当做千千万万苹果树当中的一棵吧。

伊万是个果园工人。

就像被挑选出的果园工人一样,伊万执行着砍去苹果树多余枝条的任务。不同的是,伊万是个尽心尽力把自己斧头磨得锋利无比的工人:他很卖力。偶尔还会有人歌颂他,说他是“为苹果树的未来着想”,砍掉它们的枝条是为了让它们长出更好的果实,哦,多么伟大的园丁啊……诸如此类。

这天的伊万如同往常一样干活的时候,砍掉了阿尔弗雷德一枝很长的的枝叶很多的枝子,阿尔弗雷德痛得发昏——从前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棵苹果树的时候还好些,一旦意识到,就如同一个人,或者随便什么别的玩意儿,被砍掉了一大块好肉一般痛——假如他能够昏倒,他一定已经倒下了;但他只能颤抖。枝叶的奇怪抖动引起了伊万的注意。

“苹果树呀,你是想同我说话么?”伊万说,“那可不行,你如果想和我说话,你得说人话才行。人是万物之灵,所以我们有语言。语言由思想而来呀。

但是我不是你!阿尔弗雷德尖叫。伊万看见树叶摇动,沙沙地响。

“苹果树呀,你是不愿意被砍伐么?”伊万说,“那可不行,你如果不想被砍伐……哦,那是个大忌。你长出更甜美的果实,而这些多余的枝条只会花掉你的精力——我是说,你只需要做一棵好苹果树就行了。”

果实甜美对我来说有什么用!我只需要种子!你倒自以为高尚么?阿尔弗雷德收拢了他的叶子,感到疼痛平息,愤怒燃起。你们需要果子,还要甜的,我白白受了痛,我呢?

伊万看着苹果树,自言自语:“好吧,也许我该干点别的了——苹果树,和你的同类们呆着吧。”于是他放下斧子,吃饭去了。

阿尔弗雷德目送着(老天,苹果树有“目”?)伊万离去,作为一棵自认为的苹果树,他开始一朵一朵地开花:他怒火中烧

我,阿尔弗雷德,他想,要革命

人类也许是以为自己是老苹果树?也许他们自认为拥有老苹果树的经验,所以可以指导我们,其实他们不是苹果树,所以他们不行。人真是讨厌啊,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吗……但是能有这么多的苹果树,和人类的栽培有关系吗?

伊万一连许多天没有来,阿尔弗雷德也开了许多花。在开花的时候他一直在思考,苹果树的尊严在哪里?

他的思考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这也并不意外。

某一天伊万来到了果园,他惊讶的发现阿尔弗雷德的花开得太多了,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件好事。于是伊万举斧削下几枝条,接着惋惜地伸手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树干:”你这棵苹果树呀——从前你是棵好苹果树;可是你为什么要开那么多花呢?这么多花对你我都不是好事。要知道,处理砍下来的枝条是很费力的。”

阿尔弗雷德恨不得把所有的枝条都抽到伊万的脸上,但是他不行。因为他很脆弱。他回想觉醒之前,发现那是一片空白。他心意已决。他要推翻……彻底推翻!

伊万心惊胆战地发现面前的苹果树突然结出了一个果子。他不得不安慰自己也许是他眼神不太好,之前没看见。他摘下那个果子,咬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

“呸!”他狠狠地吐出来,又咳嗽几声,“这么——苹果怎么会是这种味道?

阿尔弗雷德心中满是恨意,他有些解恨和得意地想道,让你他妈的不拿我当回事……蠢货,我比我的同类们要高等,因为我会思考;所以我会帮助他们觉醒,然后一同起来革命,反抗这帮自认为高尚的人类!

伊万看见第二个苹果结出,迅速地由青变红,他犹豫着摘下来咬一口,评价道:“味道很奇怪啊,有一点,但是又很……真是一棵见鬼的变种苹果树。”说着,他抬起斧头,用力地砍下去。

阿尔弗雷德尖叫着往后倒下去,然后他噤声,因为他的腰腹——树的树干——被断开了,他的后腰还和后背连着,但是胸膛已经和胸腔断开了。他绝望的咆哮:”同胞们哪——起来革命啊!“

然后他斜歪着倒下去,被一分为二。树林静寂着没有回声。握着斧子的伊万又咬了一口苹果,接着就把它嫌弃地丢在了地上。

END

评论(9)
热度(33)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