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分手之时(短完)

我听见我的哀嚎。
他走向房门,速度很慢,但是径直向前,步伐坚定。他今天穿着西装,梳好了一头灿金色的短发。
我听见我质问他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听见我的声音变了调,我在哀求他。我立刻联想到他曾经说过喜欢我威胁他的声音。我听见我的哀求,不别这样,我会想杀了你的。
他离房门只有两步之遥,他停了下来。
我看见套在我手上的黑色手套抬起来,指骨刺痛着对着他的背影,摆出像是要抓住他的形状。我听见我的哀求,别走,别走。我听见我从没在我自己身上听见的哭泣与恳求。别走,如果你出去,就再不会有转圜余地了。不,别这样。求你了。
然后我看见他回头,疑惑地看着我:“伊万……你没有什么话想说的吗?”他的手按在了门柄上。
我站在原地挺直背,冷冷地说:“什么话也没有。滚吧,琼斯。”
他抿了抿嘴唇,走了出去。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听见自己撕心裂肺地哀嚎。

评论(2)
热度(23)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