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我眼看他年轻力壮风华正茂, 我眼看他大言不惭意气发,我眼看他呼东喝西指南打北,我眼看他邪恶奸诈诡计频出。我眼看他翻滚着悄无声息地跌进红色的陵墓,最后也只是笑着说了句他了无牵挂。

评论
热度 ( 13 )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