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江苏还是苏江?

为了确认我和哥哥谁更攻@红场附近的白宫
我是姜梓临,哥哥是苏曼,江苏请回复1苏江请回复2

江苏

“所以哥哥的意思是,你完全没关系咯?”姜梓临猛地拍上书,端详了一会它的厚度确定它打人不够疼之后,她转过头来平静的看她的哥哥,“是吗?”
苏曼立马掏出了一团——原谅我吧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量词——杯糕,嘿嘿嘿笑得又二又傻:“对对对我完全没关系!”
姜梓临毫不犹豫地抬手,狠狠的把《乐府诗集》砸上了苏曼的脑壳!
“我知道你只不过是嘴巴上说没事,哥哥。不高兴就别笑,很难看。”她捏了捏软软的书页,有些后悔没有把那本《卡拉马佐夫兄弟(硬壳精装全译版)》带过来,“你渣别人我已经习惯了,但是你被别人渣还搞成这个鬼样子,我可是第一次看见。”
她拿过苏曼手里的杯糕,尝了一点。
很好吃,适当的甜味毫不腻烦,哥哥不愧是专业甜点师——当然,也不排除她吃习惯了觉得哥哥的甜点都好吃。
她看着一贯风流成性的哥哥这几天蔫了吧唧的,而前一段时间那个天天来店里的看起来温温柔柔的美丽姑娘再没上门。一切昭然若示。
苏曼蹲下来,把脸埋进膝盖。
姜梓临不自觉地伸手。
她听见哥哥低声叹息:“我……说喜欢她,从来就不是开玩笑。”
姜梓临动作一僵。
“看不出来你这么情圣啊哥哥……”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掐住了,“你难道想说你忘不掉吗?”
她紧紧的盯着哥哥的头,在心里发誓如果他敢让这玩意儿上下摆动的话……现在就把他拖上床,然后——狠狠地把他干进床垫!
别以为她是个姑娘就做不到,想想可爱的娜塔莉,好吗?
她抬起头看看天花板,心里想着新进的一批书快要到了,得新开一个柜子做刘慈欣专柜……但是在那之前,先要把她亲爱的哥哥解决!
她的哥哥……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的确是一个温柔而且还算有担当的人。除了喜欢调戏姑娘之外。她小时候怕黑,难过的时候会躲进桌子下面瑟瑟发抖,总是哥哥拖着姐姐来找她。当然,姐姐拖着哥哥也有不少次。
所以,在他脆弱的时候干上一干,也是没问题的吧?
姜梓临伸手把蹲在地上的哥哥强行拉起来,然后抓住他的头往自己的胸口一摁。
“很早以前哥哥就说过要埋我胸,”她平静的说,“我坚信我的第二性征发育应该超过了中国女性的平均水平。还有,哥哥。”
她感到苏曼的头在她的胸前颤抖,发出了一个弱弱的音:“啊?”
“我想……不,我要干你。”
她抓住苏曼的头发把他的脸扯出来,冷笑着贴近了他的嘴唇。
Fin


苏江
苏曼疼妹妹,从小就疼。爹妈离婚苏曼跟了爹妹妹跟了妈,疼到最后结果长大好多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儿。
苏曼六岁的时候,姜梓临零岁。
苏曼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生物,整个脸红通通的好像泛着血丝——眼睛鼻子眉毛都挤在一起,在别人眼里丑兮兮地小东西让苏曼一下子眼睛里含满了泪,他妹妹啊这是他的妹妹,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亲啊。他紧张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就和那个小生物大眼瞪小眼。妹妹哇的一声大哭,他也哇的一声大哭。
苏曼九岁的时候,姜梓临两岁。
姜梓临已经眉眼张开了但还是小小的走路都不太利索,就喜欢坐在学步车上跟在苏曼后面瞎转悠,苏曼去了厨房偷肉吃她就跟在后面咿咿呀呀地看着对方吃的开心,苏曼去厕所她就瞪着大眼睛瞧哥哥把奇怪的东西掏出来,苏曼去公园遛弯儿她就被系了根绳子跟在后面跑……那时候姜梓临还不叫姜梓临,叫苏江临,苏曼喜欢叫她小江,喜欢去哪儿都把她带上。
苏曼十三岁的时候,姜梓临六岁。
姜梓临到了该上小学的时候,苏曼不由得想起对方上幼儿园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拽着自己的裤脚不离开最后直接抱着小腿像个树袋熊,“小江,该去上学了。”苏曼把妹妹的头发扎成两个羊角辫儿,红色的小球一抖一抖的,姜梓临瞪着他不说话。苏曼苦恼地笑了笑又把她的泰迪熊拿出来在她面前挥挥熊爪子:“江儿~怎么不去上学,大家都去了~江儿不去哥哥就会不要江儿了~”姜梓临眨巴了眼睛瞧着苏曼终于哭了起来。“哥哥骗人!说话我都不会去上学就陪我在家里养花的!”苏曼的心都软了——最后的结果还不是向学校请了一天假,他也被爹妈骂了一顿。
苏曼十六岁的时候,姜梓临九岁。
苏曼被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打伤了鼻梁架,脸上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回到家正在看书的姜梓临哼了一声把自己的医药箱拿出来,把医生没有见到在手心上的小伤口都用红药水抹了一遍然后花了半个小时把苏曼狠狠地教育了一遍。苏曼也就傻傻地笑了半个小时最后搂着姜梓临亲了一口,姜梓临脸一红骂了句笨蛋哥哥就跑回房间里了。
苏曼十八岁的时候,姜梓临十一岁。
姜梓临已经很久没有和苏曼说话了,起因是苏曼一个月前带回家的女朋友。苏曼无论买多少书讨好地放到姜梓临都是只把书收下人赶出去,搞得苏曼越来越只把时间放在怎样让姜梓临高兴上面。那天女朋友生日,苏曼原本买了生日蛋糕送过去却因为听朋友说姜梓临在学校被几个男生拦住不让走就心急火燎地往学校赶——女朋友也就在当晚提出分手,“我绝对不可能和一个下雪只知道给妹妹送衣服而把女朋友晾在一边、打雷只知道抱住妹妹而无视女朋友、逛街只知道给妹妹买礼物而敷衍女朋友的人在一起。”苏曼也不后悔,毕竟那天他也被妹妹亲了一口。
苏曼二十岁的时候,姜梓临十三岁。
爹妈离婚了。晚上两个人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苏曼跟着爹在当晚就定了飞机票去美国,而妹妹跟了妈去了北京。走的时候苏曼抱着姜梓临哭的毫无形象,一米八几的人就坐在地上抱着还不到一米四的妹妹哭的鼻涕眼泪一把抓。姜梓临什么也没说,就盯着苏曼看然后在苏曼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下一块肉,“哥,你蠢。”
苏曼二十五岁的时候,姜梓临十八岁。
大部分同学都羡慕姜梓临有个肯给她花钱的男朋友,天天各种礼物从美国寄过来。而姜梓临却比较在意那个蠢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当苏曼人模狗样的出现在姜梓临面前的时候,姜梓临首先给了对方一巴掌来确定是不是梦,“妹妹你都这么大了还动不动就打哥哥!”姜梓临面无表情地看着苏曼,“我确定一下哥哥是不是真的没死。”

“妹儿你知道你当时第一声叫的是谁吗?”
“谁?”
“蠢哥哥,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也不少,当时可把我高兴坏了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蠢哥哥。”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9 )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