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我等你到天明(已完)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人生当中头一篇bg。
题材也……妓女露娘和几乎没出现的商人米。
———————————————————
高危警戒!bg!雷bg者勿入!ooc严重!
———————————————————
我等你到天明
“……阿尼亚!您要她么……她金色的头发让我想到中国丝绸——我知道您见过,您肯定见过,您可是大商人啊——她的眼睛像紫珍珠一样;尤其是她的屁股,比白巧克力蛋糕还松软!如果能在她身上过一夜……诺,就算是房事过度死在她身上也值了!”
安娜不安地坐着。她捏紧了用低等香浸过的手帕,感到发丝被汗水打湿。隔着劣质的木板门,她能够听见老奥克琳娜为她招揽客人的轻佻声音。
她已经不是生手,但每当这个时候,她仍然会牙齿打颤,严重的时候汗水甚至会浸透手心。今天格外严重。
“她可是个好姑娘呀……您定了她么?哎呀,那可好——”
门嘎吱嘎吱地响了起来。也许半刻钟之后(甚至更短)就会有一个醉酒的男人进来,这时候她应该站起来迎上去。
她安静地坐着。
事实上,她不会假装高兴的去迎接那个买下她身体使用权的男人。安娜只是坐在那儿安静的微笑——尽管她在心里已经杀了那个男人千万遍——像是迎接丈夫回家一样:大部分被自家刁蛮婆娘折腾的男人都会被她取悦。
安娜看了看她的表。
入夜已经很久了。
今天她实在不愿意面对一个她所厌恶的男人了;她的心情本来很好,不想因为这个而破坏她在期待的事情。
也许她得打开窗户。
安娜抹掉了眼角的最后一点妆容,散开精美的发髻,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地走出去。奥克琳娜背对着她,那个肥肠大肚的商人兴致缺缺地站在一边。
“抱歉奥克琳娜……我不大舒服……”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奥克琳娜就打断了她:“阿尼亚,您先回去坐着吧——”
安娜平静地把手放在奥克琳娜的肩膀上,稍用力气,微笑着说:“奥克琳娜·亚历山德罗夫娜,让我休息会吧……只用一个晚上。”
奥克琳娜缩了缩被捏痛的肩膀,狐疑地看了看安娜。她又看看商人,商人耸耸肩,像是无所谓。于是她露出了做生意黄了的表情,点点头。
安娜对她笑了笑,转身回房,栓上了门。尽管她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但是多少是个心理安慰。
她开始布置这个小房间。说是布置,其实也就是整理一下。她点亮了一盏暖黄色的小灯,灭掉了过于明亮的大灯。她把桌子擦了一遍,重新整理了床。最后,安娜翻出了她还是个少女时非常喜欢的一个黑色的小帽子戴在了头上。然后她靠上有些破旧的沙发,微微地眯上了眼睛。
虽然已经有点晚了,但是她心中鼓胀的满怀的期待一点也没有减少。
在夜幕褪去之前,窗户前会有人来吗?
也许不久之后,就在不久之后,顶着一头乱蓬蓬金发的商人就会探出头来,带着他标志性的天真笑容用他带着口音的俄语叫她安雅,用他戴着皮手套的手拉着她……
也许就在不久之后。
安娜用手撑住了下巴,暖黄色的光芒映在了她的脸上;她紫色的眼睛望着窗外,平静地等待着不久之后——也许是很久以后——黎明的降临。
FIN

评论
热度(17)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