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烟(已完/三体场景衍生)

“借我根烟。”

烟雾从阿尔弗雷德的鼻子里喷出来,他斜起眼睛向上看了一眼。迷离的“酒吧彩灯”光效把白烟染成奇怪的颜色。他嗤笑一声,不知是在嘲笑谁。他长呼一口气——白色的烟雾长久地涌出来——把它们全部打在了俄国人的脸上,“你这穷鬼。”

他把香烟从嘴里取出来,冷睨。

俄国人定定地站着,比他略高一点的头颅低下来,微笑着再次重复一遍:
“借我根烟。”

“没劲。”阿尔弗雷德把手探进口袋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了一支勉强还算直挺的香烟,“几百年前的老货……你他妈也会抽烟?”

伊万打量着这支香烟——像是看见了什么新奇东西似的,没有回答。

尖叫声浪潮一样持久地炸响,(“Shit!简直是在强奸我的耳朵!”阿尔弗雷德说)超级性派对显然已经进入了高潮部分,尽管是深夜,巨大的光芒却照耀着层层叠叠压在一起、摆成扭曲的姿势爬来爬去的人们,精液的味道、汗水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广场上爬行的人远远地看去就像一锅煮着的大米粥。现代科技正在为人类做出他们最后的贡献。

“我们这些老东西真是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了——被淘汰的感觉怎么样,我亲爱的阿尔夫?”

伊万终于说话了微笑着开口——又是一句诛心的话——“引领时代潮流的年轻人啊。”

阿尔弗雷德抬眼望去。

引领时代潮流?感觉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过去了。
……有一点英雄末路的感觉啦。

阿尔弗雷德猛吸一口烟,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轻松。

自从太空舰队崛起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他没有看伊万,只是直直的望着他崩溃的国民挤作一团。

他应该愧疚吗?他应该崩溃吗?可是他什么感觉也没有。

“你我活得比孩子们——”伊万顿了顿,大概是有点不知道怎么措辞,“要长久的多……”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阿尔弗雷德打断他。

伊万一滞,随即眯起眼睛笑了笑:“怕你死的太孤单。”

“娜塔莉亚呢?”

“她早就消失啦。”伊万的语气平常的就好像说她去吃饭了一样,“就像普鲁士一样,失去了国家的身份之后像个普通人一样老死了……真是幸运啊。”

阿尔弗雷德点头,重新把香烟含进嘴里。

真是幸运啊。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遗憾……活下去倒是折磨。”伊万也眯起眼睛看向远处,仿佛在遥望着根本见不到的三体舰队,“那么多的不确定性。”

“没志气。”阿尔弗雷德冷笑。

“你有志气,你准备怎么活呢?”伊万也不生气,继续如沐春风地微笑。

“……”阿尔弗雷德沉默。

“都放下吧。”伊万转过头来,把香烟含进嘴里。然后他凑过去,脸几乎与阿尔弗雷德贴在一起。

他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捏住香烟的尾部,把它对准阿尔弗雷德将灭未灭的香烟的尾部。点燃。

伊万直起腰来,享受着不知多久前的香烟,浓烟环绕着他,千年的时光湮灭在他的话里。

光芒已经离他们远去,站在高台上,红色的夜晚拥抱着他们。

“我不信你不知道,王耀家的那个‘Logic'……”阿尔弗雷德顿住。

“那又如何。”伊万叼着烟,抬起头来遥望着星空——巨大的光污染让它面目全非,事到如今,谁还会去想什么环保呢——宁静的夜色已经成为午夜梦回时的幻想,他含糊不清地说,“那个人即使救得了一时,也救不了一世。早点看清,做好坏准备吧。”

阿尔弗雷德猛地把伊万揽过来,扯下他嘴里的烟。

伊万看着他,平静地吻了吻阿尔弗雷德的嘴唇。

绿色的变色的花朵从他的背后升起来,蠕动着的大米粥还在继续翻滚。尖叫声和臭味成为协奏曲的背景音乐,喧嚣焦躁着崩溃的人们扭曲着崩溃。“酒吧彩灯”的光效还在持续,毁灭之前的不知道来自哪里的风鼓动吹起,长久以来的梦幻归于静寂。

FIN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