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暗恋(1)


“她口音太重了,我还以为那是在说‘美国产的裤子’。”安娜说。

【俄语“合众国”与“裤子”发音相近。】

“但是无论如何,她起码还能说俄语,”伊万说,“就像是她试图通过恶作剧引起你的注意力一样,美国人的智力和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是成正比的。”

安娜停顿了一下,觉得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在这个罪恶的寄宿制学校里,艾米莉像一个三年级的小男孩儿一样,不断地试图通过捉弄安娜引起她的注意。形式就比如趁着不注意把她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藏起她的发饰,在她的书桌上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她其实不太用的眼镜摘下来拿走……但是天呐——如果说艾米莉喜欢她、艾米莉喜欢她——这听起来都像个笑话!

“但是我不觉得这能令我过的舒坦一点儿。她会说俄语,难道我不会说英语吗?只是我的英语发音像她的俄语一样不正宗。”安娜不自在的捏了捏自己铂金的发梢,“万涅奇卡,我不愿意和她住一块儿。”

“我当然知道你不愿意——有点晚了安雅。和你的倾慕者住在一块并没有什么大碍,哪怕她有点烦。”伊万有些遗憾地摇摇头,“阿尔弗雷德睡我上铺。我真担心会不会被他的床板压塌鼻子。”

安娜犹豫了一下,决定让伊万也不舒服一会:“万尼亚,你别老是拿那些传言来笑话我。女生宿舍一直在传你跟阿尔弗雷德在搞同性恋。”

伊万的脸僵了一下。

“谁知道呢,也许我们真的在搞也不一定。”伊万平静的说。

安娜的脸僵硬了。

“哥哥,”她加重了语气,“娜塔莎,我可压不住她。”

“在那之前……好吧。”伊万想了想,“安娜·弗拉基米诺夫娜,(他加重了声音这么称呼道)我觉得你还是带上你的铲子出门比较好。上一次那个女孩儿泼了你一身汤之后,我看见美国姑娘打了她一顿。”

“其实用不着,”安娜说,“我能解决。”

伊万笑起来:“好姑娘,还有什么话准备说吗?”

“万涅奇卡,围巾拉上去点。有痕迹。”安娜不动声色的说,“还有,阿尔弗雷德在十米之外站着。”

“他知道你是我妹妹。”

“保不准他吃醋呢。”

“我总说不过你……”伊万转过身去,亲密地拉着安娜的手看着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有事吗?”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们交握的手笑得十分开怀:“当然有正事!”说着他回头喊,“艾米莉!”

安娜微笑着用能把枪扳直的力气握紧了伊万的手。

评论(3)
热度(40)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