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长梦未觉(已完/lof粉丝破百贺)

——黑色的军靴一脚一脚踏在雪上,鞋底的黑泥挤压着冰冷粗糙的雪粉并溶在其上,肮脏的色彩。他揣着一盒斯帕姆午餐肉,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被香肠佬炸成了碎片。

——老子好心给你带了肉。这玩意儿我吃不下。

他坐在黑色的方形石块之前,带着手套的冰冷手指抚摸着十块上的字母。

西里尔字母…

——没吃过苦头吧。那个人对他冷笑。前线的同志只想吃饭,你还有时间挑剔。

——他反唇相讥,难道你觉得很有食欲?

——喔没错,看着这些fritiz被捻成碎渣我高兴的能吃下三碗饭。

手指慢慢的划过黑石。

风雪骤然大起来,白桦林深处自然是没有灯火的。漆黑的时刻他坐在墓园里,他一向怕鬼此刻却没有出声。

他慢慢的把脸靠上冰冷的石头,感到冰冷的石头正在缓慢地冰封他的心口。

求之不得。

——真是变态。

——你有没有目睹你的姐姐被几十个德/国兵轮/奸死亡?你有没有目睹你的哥哥被坦克碾成平的?你有没有目睹你的妹妹从集中营里跑出来憔悴不堪?没有就不要说话。

——喔真可怜。所以你打算把这些事情还回去?

——大家都这么做。

“hero来看你啦……晚上好,北极熊。”他把脸贴上去,慢慢地笑,“嘿嘿……哈,哈哈……”他的声音渐渐地快活起来,简直就像是个年轻人一样。

“哈哈哈!hero可还活着,你这蠢货……死了几十年啦。最勇敢最会打仗的士兵都活着,你这胆小鬼…”

——真是没有主见。别人这么做你就这么做,别人去死你也去死?

——我心甘情愿。

——真是无法反驳的理由。

——他探过头去亲吻那个人的嘴唇,几乎是撕咬。

——指不定明天就死了,留个纪念?

“你这怕事的家伙……活着碍事。”

——那个人塞过来一个戒指,嘲讽的样子。

——乖乖的留着你的戒指。别人的都留给莫斯科的他亲爱的喀秋莎,我在战场上把它送给不懂事的美/国佬,真是不公平。

——谁是他妈是你的喀秋莎,想打架?妈的你那一份呢?

——手上。

“我告诉你我他妈结婚了…谁还留着你那丑的要命的戒指……”他把额头靠着墓碑,几乎粘在墓碑上,“谁他奶奶的是你的喀秋莎……”

他手上的戒指暗淡得毫无光彩,像是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霜。正如同他一样。

“你这狗娘养的……”

——他从战壕里探出头来,汗水在他的脸上。他奔跑了很久。

—一具尸体的头颅被坦克碾压成了平坦一片,黄白混杂着灰色流淌着。在一片平坦之中,灰白的手探出来。订婚戒指在其上流转出银金色的光芒。

评论 ( 9 )
热度 ( 37 )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