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如此而已【未完】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想睡过。

眼皮贴着眼睛上下滑动让我觉得酸涩无比,讲台上教授的声音像是隔着万水千山遥遥地向我飘荡而来:“忽略了……半岛……民族性……”他像是着了魔一样地念叨着上个世纪里朝/鲜/半/岛中的大国纷争和极/端/民/族/主/义势力的影响,滔滔不绝连绵不息。

老天啊,真是魔音灌耳。

空调的冷风吹得我直发晕,我索性把脑袋磕在自己的手臂上,把脸埋进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从我身体里喷出的热气扑打在我的脸上,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昏昏欲睡。

“只是这样而已吗?”

我被这一声炸雷一样的难听声音惊醒过来,空调的冷风让我骤然一个机灵。

我的右前方,第一排正中间的学生站起来——显然,是他在挑衅。

他又重复了一遍(从我这儿只能看见他的小半张侧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教授。他张嘴又重复一遍,声音还是那么糟糕地刺耳:“只是这样而已吗?”

教授有些不知所措的停下来。

哦等等……我想起来了。

这个同学姓琼斯,虽然没有跟他说过几句话,但是我知道这是个热心肠的好小伙子,不过来这儿上课之前有听说过他和历史教授不对盘……虽然说历史教授是个俄/罗/斯人(要记住他姓什么实在太难为我了)……好吧,与我无关。

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其他同学,发现他们都无动于衷,像是小鸡习惯看着狐狸和黄鼠狼打架一样自然地接受了他们吵起来这个事实。

……原谅我糟糕的比喻吧,我的专业是养殖业,天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儿上课!

我觉得那个教授有点可怜,他非常无辜地歪歪头,埋在阴影里的眼睛看着琼斯,似乎是在等待着他说出下一句话。眼睛眨巴眨巴几下,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琼斯似乎也被他那副样子哽住了,喉咙滚动几下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教授点点头——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声音是如此稚嫩,简直就是娃娃音——“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的话,请琼斯同学坐下。“

琼斯迅速出声:”《/莫/斯/科/协/定》本身就含有容易歪曲的成分!美/苏/第/二/次/联/合/委/员/会/会/议难道是民/族/主/义势力造成的?“

……他在说什么?难道在那么长一段魔音灌耳的时间里琼斯一直在听课?

”我想你应该好好读读书,“教授无辜地眨眨眼,”很显然,因为朝/鲜/南/部的保守势力的反对和美/国试图制止共和国南下建立一个所谓的’民/主/政/府‘,苏/联维护《莫/斯/科/协/定》的根本立场,第一次联/合/委/员/会/会/议失败,这才有了第二次。“

琼斯大声的嘲笑着说:”不过如此而已!我早就猜到了你的回答……你只会看书,“他扬起手来,”从来不……“

我清楚地看到教授咧开嘴笑了起来:”琼斯,坐下。“他的声音骤然柔和起来,像是对情人的呓语,”下课之后留下来。“

琼斯身体一僵,冷冷的”嘁“了一声,坐下来。

我有点担忧他们双方的安危。

我对天发誓,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他妈会因为睡了一觉而被迫目睹——呸。

我觉得我的眼睛有点痛,我要长针眼了吗?!

毫无疑问,琼斯跟教授吵起来之后我又睡着了,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我躺在椅子上。反正我身边也没人。

我是被叫床的声音吵醒来的。

喔别误会,当然不是教授或者琼斯在尖叫呻吟,事实上,他们……在看A片。日了狗了还是男女的SM片。

我真的没法描述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一抬头看见琼斯把教授压在黑板上,再转眼就看见投影仪上的女人扭动着屁股浪叫着说什么主人好厉害时的心情。

……难道教授把琼斯留下来是准备看A片然后两个人愉快的撸一撸增进一下感情?

我当机立断,重新躺回椅子上。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我对自己这么说。平时看个GV都要拼死拼活地找,现在说不定有现场版!

“你也无非是这样子而已…”

我听见琼斯冷冷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于是小心翼翼地从课桌底下看过去…只能看见腿。好吧。腿也挺好看。

“只有这点本事。”

我听见黑板响了一声,像是哪个人把手拍在了黑板上。

我心中耸然一惊,抬头看过去恰好撞上教授的眼神。

教授眯着他紫色的眼睛,晦暗不明的光彩从他的眼睛里流过。他微笑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

这也改变不了他被琼斯按在黑板上的事实!

然后我看见琼斯探手,看上去简直像是要抚摸教授的脸,然而他按上了教授的喉咙。

“嘁……你是软了吗,还没有反应。”

我日!

我猛的缩进了角落。

“你是阳痿吗——想让我干你?”

我听见碰的一声响——多媒体遭殃了。

然后我听见琼斯的怒骂声……大约是……你这婊子松开你的脏手之类的话?

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半边头,发现两个人都没看我,因为教授已经抓住了琼斯的手并且把它按在了多媒体上。琼斯只能看见天花板和教授,教授只能看见琼斯和多媒体。

教授的娃娃音响起来,无可抑制的欢快和欣喜:“婊子正要干你喔,琼斯。”他半边身子都压在琼斯身上,一只手探向了琼斯的下身。

琼斯猛的开始挣扎,教授不得不把手拿回来压住他。他显然对琼斯的挣扎非常不满意,于是他…给了琼斯一拳。

……我目睹的是教师体罚还是家庭暴力?

刚刚那一下绝对没留半点情,那一下如果落在我身上我十有八九就脑震荡了…真佩服琼斯还能骂出声。

我突然有点不敢看,我有种我会被打的我妈都不认识的预感。

“你娘的——除了会动拳头你还会做什么?”琼斯的声音拔高,盖过了女人的求欢的话,“你这个——”

之后的话全部糊成一团,我再次探头…不出我所料,教授用嘴堵上了琼斯的嘴。

我……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那更激烈的亲吻,明明是爱人之间表达亲密与爱意的动作,他们却亲出了一股杀气——你见过一边亲一边动手的两个人吗?

他们唇舌交缠的声音、唾液搅动的声音夹杂着多媒体的哀嚎,配上A片女主角的淫荡的声音作为背景真是无比奇妙。

要不是因为我是个女的,说不定我就硬了。

他们分开的时候,我眼尖地看见教授和琼斯脸都有点泛红——教授我看见了他发红的脸,琼斯我看见了他烧到耳尖的赤红。

“哈……只是……这样,而已嘛!”琼斯甚至没有调匀气息,胳膊肘把他自己勉强撑在多媒体上就冷笑着开了口……腰也没挺直……他是不是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这个姿势有多么弱势?

“我会让你知道'这样'是哪样的喔。”教授把他按回多媒体——多媒体再次发出惨叫——抓住琼斯的头强迫他把脑袋拧过去看着投影仪…恰好,A片里女主角也正被男主角斜斜地压着,刚好给了女主角赤红的几近高潮的脸一个特写。

……这么一摆,好像有点像耶。

那个女主角也是金发碧眼,只不过头发比琼斯略略长一点,在女孩子里算是短头发了……这么一比眉眼也有点像?

真是太有代入感了。

琼斯一下明白了教授的意思,他几乎是愤怒地咆哮起来——这一次,教授直接掐住了他的喉咙。

——教授声音都变了。没有那么孩子气,虽仍然是娃娃音,但是……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阿尔弗……要么乖一点,要么,我不介意来一次强奸。


评论(3)
热度(25)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