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承夜,时不可淹。

孤独者·二重唱·惺惺相惜

【孤独者·二重唱·惺惺相惜】

〔伊凡着大衣上。手执一支枯败的向日葵,佩剑。一刺客自其背后上。伊凡发觉,抽剑反挡,琼斯亦抽剑上。〕

琼斯:嘿——背后偷袭可不是英雄所为!

〔三人搏斗,琼斯制服刺客,伊凡一剑将其杀死。琼斯站起。〕

琼斯:这是你们这儿的风气吗?(指)决斗之后把对方一剑扎死。

伊凡:不,这不是决斗。还是说,黑桃的人喜欢在别人决斗的时候插一脚?

琼斯:那么,这人是在制造恐怖袭击咯?——你怎么知道我来自黑桃?

伊凡:差不多……因为你蠢。(指对方胸口)

琼斯:(低头)好吧,忘记摘徽章了…等等别走呀,这个人还死在这呢,你准备一走了之?

伊凡:让他在这儿烂掉吧,这么恶心的东西。

琼斯:(故作惊诧)难道这个国家没有法律吗?还是说有跟没有一样?

伊凡:我不必怜悯一个试图杀死我的人。

琼斯:不不不——难道你们没有执法队?没有法官?不应该抓住他然后审判再杀死吗?

伊凡:(不屑)小朋友,你被宠坏了吧。

琼斯:刺客也是人。

伊凡:你知道啊。(嗤笑)现在你准备说什么?人权高于主权?

琼斯:(不加掩饰的大笑)哈哈哈!你准备说什么?主权高于人权?

〔两人沉默地对视,琼斯脸上的嘲讽和伊凡的冷漠针锋相对。两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琼斯:你说得对!让他烂在这儿吧!

(对观众歌)

竟有这样的人!

我是火他就是冰,

我是风他就是云,

我是铁他就是金,

恰恰相反却又如此相近!

伊凡:(对观众歌)

我已读懂,自他湛蓝的双眼我已然读懂!

他理解,他明白!

口舌之争掩饰不了相似的心灵,

远道而来的客人同样蔑视和平!

难得的诚心实意。

啊呀!针锋相对且惺惺相惜!

他的眼中写道:

我自横刀!

琼斯:(对观众歌)

区别?区别!

我在刀刃上涂满蜜糖,

他于弓箭头抹装毒药;

我厌恶这个家伙,

我喜欢这个人。

啊呀!针锋相对且惺惺相惜!

他的眼中写明:

我自横剑!

伊凡:我想您可以走开了。(手势)美好的祝愿。

琼斯:再见。(手势回礼)多么美好的第一印象!

〔伊凡下。琼斯原地微笑,下。〕


评论
热度(9)

© 明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