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我像雪花天上来(已完)

我像雪花天上来

汗臭味混合着酒精,也许还有些芳香的大麻。酒吧——下等人的酒吧。灯光师或许有点喝醉了,配色乱七八糟的灯光照射在舞台中央女郎的身上。

老人家管这一代人叫什么?迷失的一代?堕落的一代?哦管他呢,看那女人!胸部丰满姿容妖冶,胸衣半透出丰满的胸部,长腿肌肉紧实汗水淋漓,她正肆无忌惮地释放出女性魅力。

阿尔弗雷德砸碎了一个酒瓶带头欢呼起来。

酒吧里狂乱的尖叫轰然炸响,灯光师的光到处乱窜,偶尔还能看到几对正在○○的情侣被染上颜色。在堪比飞机起降的噪声式背景音乐之下姑娘们浓妆艳抹摇摆着短裙,同刚见面或许还没有超过一刻钟的青年甚至小孩儿接吻。阿尔弗雷德感到他的鼻尖甚至可以闻到○/水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顺手揽过身边的美貌女人在她的耳垂上一吻,甜言蜜语哄的她咯咯直笑。女孩儿也是老手了,她毫不避讳地拌着下流的情话用长长的指甲刮着阿尔弗雷德露出的胸膛。他哈哈大笑脱去外套,露出只穿着一件湿透了的衬衫的上身。他刻意压低声音磁性十足地说:“去外面走走?”

女孩儿当即明白了阿尔弗雷德的意图,她手掩上嘴唇假意推辞几句,便牵过他的手一同走出了酒吧的大门。她摇曳着腰肢和臀部,看起来情态撩人。

盛夏的夜晚仍旧热浪滚滚,街道的阴暗处阿尔弗雷德也不再掩饰,直接把女人压在墙壁上,伸手探向裙底捏起了她的黑色蕾丝内裤。女人脸色潮红地看着他。

一只冰冷的手搭上阿尔弗雷德的肩膀,女孩儿被另一只手推开,软糯得接近幼童的声音却冰冷得如同钢铁,带着大舌颤音漾起:“抱歉唷……美丽的姑娘,他是我的。”

这基佬!

阿尔弗雷德转身一拳。

姑娘尖叫起来跑开。

对方平静地接住了他的拳头。

那是个俄国人——大约是美籍俄裔,他鼻梁高挺眼窝深陷,嘴唇紧紧地抿着,神色中……竟然真的有着占有欲和愤怒。

妈的!这是谁!阿尔弗雷德一拳轰上对方的小腹骂道:“你眼睛瞎了吗!”

俄国人往后一缩脸色略变,轰上他的下颌——力道大得难以置信!简直就像是被一头黑熊按着打了一拳,人类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阿尔弗雷德几乎要坐在地上,那外国人一把把他按在地上贴近他,赤红色的眼睛竟在这深夜熠熠生辉。他面容扭曲地开口:“琼斯,你告诉我你要准备会议资料,就在这里准备?”

阿尔弗雷德被这莫名其妙的话激怒了,破口大骂试图把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外国佬掀开:“你他妈是谁?精神病院患者吗!我都不认识你!婊子养的崽子!”

俄国人再次加大力气压紧他,英俊的面容几乎变了形:“你不认识我?”

男人妖里妖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几个男人挤成一团(一身基佬的装扮)嘲笑着——阿尔弗雷德是这里著名的直男——还有几个混混揽着他们。

“原来琼斯你喜欢这一种呀!”

“太伤心了!你宁可——”

“这是个外国佬呀!”

“了不起哦!”

“如果没法满足哥儿几个可以帮你找个施呀——”

俄国人猛地站起来,顺手扯起阿尔弗雷德对他冷声道:“美/利/坚,你的国民真是烂透了!”

阿尔弗雷德还没有开口,俄国人就已经冲过去把一个人踩在了地上。

这时他才看见,俄国人在盛夏仍然是一身大衣围巾,居然没出汗。

出拳。嘭。一腿扫过去。倒在地上。踩头。嘎吱嘎吱。尖叫。一下。两下。三下。踩胸口。咚咚咚。反击。

阿尔弗雷德咧开嘴,几步冲过去加入了混战。

俄国人喜欢用腿,他的右腿就像钢铁一样,在踢中混混身上的武器时甚至会发出金属的嗡鸣;阿尔弗雷德的拳头无往不利,打倒这群人再轻松不过。

最后一个人趴下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冲俄国人一笑,拉起他的手就跑。

妈的打了一个上面有西西里人罩的蠢货啊!

阿尔弗雷德跑起来。

风呼呼地从阿尔弗雷德的耳边划过,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拉高了声音欢呼起来。

暖黄色的路灯亮了。

他们跑出了这个街区。

最后他们在阿尔弗雷德的公寓楼下面停下来,颇有默契地对视。

俄国人率先开口,他看起来比阿尔弗雷德还要疑惑:“你不认识我?”

阿尔弗雷德冲他翻个白眼:“当然!”

俄国人沉默下来。

他赤红色的眼瞳再次熠熠生光,他上上下下的看着阿尔弗雷德。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型的锤子冲美国人晃了晃——它镀着一层暗金色的边纹,上面标着共/产主义的标志。

阿尔弗雷德低呼:“你是个共/产主义者?”

……

阿尔弗雷德突然明白过来,这不是个俄裔美国人,他是个苏/联人,大概还保留着原籍。虽然苏/联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但是……

于是他也沉默下来。

他们安静地站着。

过了好一会,苏/联人走过来伸开手臂,抱住他。

翻滚的热浪让阿尔弗雷德头晕目眩,烧焦的泥土的气味扑进鼻尖——苏/联人坐在他身边,泥土蒙住了他的脸。他的军帽破破烂烂掉在地上,他的脸庞紧贴着自己,他们在接吻——睁开眼睛仍然是黑夜。

——苏/联人睁开眼睛和他分开,声音高亢夹杂着狂喜:“我们胜利了!阿尔弗!我们胜利了!”自己哈哈大笑起来,扑上去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拥抱,两人在战壕里翻滚着大笑起来——睁开眼睛身边空空如也。

阿尔弗雷德松开双手,在这盛夏的季节。

他睁着眼睛疑惑地想。

可是,你到底是谁呢?

他摇摇头,转身走上了楼梯。

END

评论(4)
热度(23)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