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海燕计划(草莓青春工程番外/未完/6.22最后更新)

【番外·海燕计划】

*

我们总会知道某些人是同性恋的,这很容易判断。

当然,这种腐朽的生活方式只会存在于美国那种罪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当中,在我们的国家,他们即使对身边的某位同性产生了爱慕之情也绝不敢表现出来……但我们总会发现的。

而且,他们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用的。

你知道,资本主义世界的高官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一个年轻而精力旺盛的男性高官身边若是没有女人,那他不是阳痿就是同性恋。女人也是如此。而我们完全可以用我们的性取向不正常的孩子们去同他们做一些友好的交流,获得一点东西。

不过有一点,孩子们往往不太听话。

虽然说在依靠他们不正常的性生活方式生存与死亡之间他们大多数选择生存,但是在与目标熟悉之后,有一些人背叛了他们的祖国。我们花了点力气杀掉他们。

后来我们不得不采取了训练顶尖美貌特工的方式来窃取情报,然而同性恋的生活方式几乎毁掉了大部分人,而且由于他们出众的相貌他们几乎是一次性的,拿到了一次东西之后就废掉了,之后小维多利亚甚至还混进了一部分外国间谍!嘿,那时候针对这个计划和草莓青春工程,党内争议很大。最后它们也就无疾而终了。

这个计划堪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中也有许多奇闻轶事流传。

*

安娜颤抖着手把自己奶金色的长发盘起来,在后脑扎成一个圆盘似的发辫。她理了理自己整齐的刘海,留下几缕长发在胸口处。

她个子高挑,胸部规模相当可观,腰肢纤细,一双长腿柔韧有力。她的身材很不错,即使穿的是款式不分男女的军大衣也显得身姿窈窕。她皮肤白皙,眼睛是纯净的青莲色,没有夹杂半分紫红或者海蓝。她睫毛浓密鼻梁高挺,面容极具立体感,总之,是个美人。

她是海燕计划的执行人之一。

又一个肮脏计划的牺牲品。

她是一个同性恋者,天生的。

她的原名是奥克吉勃林娜·妮亚涅芙娜·布拉金斯卡娅,但是这个名字苏联味儿太浓了(奥克吉勃林娜是十月革命的意思,尼亚涅是列宁名字的倒读),她不得不更换了一个更加常见的名字。所幸她的姓氏很常见——德国的斯拉夫裔就有很多姓布拉金斯基——她不必更换姓氏。

但是她有些害怕。

她被威胁着成为海燕计划当中的头鸟——她家是中农——她是一个试验品,被派去监视一个分量不重但是沾亲带故的目标,哈!

安娜还年轻,她太小了。她几乎没有经过训练,她所拥有的就只有美貌和一点点情报——她的目标是一个在在法律界颇有影响力的律师,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姓琼斯。律师女士的父亲是黑道教父,长期被中情局监视,哪怕金盆洗手成为了一个慈善家之后也一样。她还有一个哥哥,似乎并不受父亲的喜爱。目标生性开朗,但是作为黑道教父的女儿她绝不可能洁白如纸。这也就意味着,要和她认识不难,但是要和她深交成为好友乃至成为她的情妇,难度就很高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全部由安娜自己制定——这个计划堪称不负责任的极端典型——请允许我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把重心放在姑娘们身上。

*

不得不说,安娜还是大气的,她毫不在意自己的贞操和处|女|膜——这在相对保守的苏/联人看来很重要——胆子也够大,敢玩各种手段。

她揣测过目标的性格——女权主义者,也就意味着开放,崇尚平等。所以她不能表现得太过弱势。黑道教父的女儿……老天,什么玩意儿啊。这么说,祖上还有点西西里人的血统?幸好她还算会做饭。警惕性应该足够,不过似乎并不是什么处女膜小卫士。

其实最先,她应该在这个陌生的国度站稳脚跟。但那样太麻烦,太花时间。

她扯扯嘴角。

要不,干脆……

*

艾米莉拨开头发,小心翼翼地捏住眉笔,描了描自己左眉的末尾。眉毛狭长,让她的面庞多出了几分凌厉。嘴唇红艳,同她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黑色的眼影让她显得无比妖冶。金发卷曲柔软,略显杂乱地搭在她的肩头——这是唯一一个不那么妖艳的地方,她原本应该把它们盘起来的。

她穿的是一件颇有些暴露的礼服——黑色的小蝴蝶结低调地裹紧了丰满的胸部,礼服紧紧地贴住她的身体,曲线毕露。整块白皙的后背都露了出来,不过象征性地缠绕了几根线。她白嫩的脖颈和肩膀露出来力度十足,她的裙摆散开,在地上拖得很远。

她站起来挺直腰背,扬起下巴,像个女王一样骄傲地俯视前方,碧蓝的眼眸狭长而气势十足。她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地走了几步。然后她垂眼笑了笑,停顿一会,接着便潇洒的转身,裙摆甩开飞扬出美妙的弧度。

但这美妙的场景并没有维持多久。

她大吼一声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烦躁地揉乱了自己原本就不那么整齐的金发。她用自己的细高跟狠狠地蹬了几地板,显得很是烦躁。

她躺了好一会儿才收住自己愤愤不平的表情。然后她随意地套上了一件外套,连裙子都没有换,就这么出了门。

她径直走向了超市。

她需要可乐和汉堡包!

她急匆匆地穿过了服装区家居区和非处方药,在饮料区寻找她的可乐——可乐!

可惜这旁边没有快餐店,不然加了冰的课可乐更好喝呢。她惋惜地想。

不过,这个人……?

她转头看看。

……女孩儿?刚刚还以为是个男的呢。居然是一身军大衣,这是不是……长得挺好看。是她喜欢的类型。

艾米莉毫无知觉地想。

女孩儿看起来有点犹豫?艾米莉一边拎起一桶可乐一边猜测她是在想什么。

“请问……您知道伏特加在哪儿卖吗?”

她转过头来想看看这个带点俄国口音的人是谁——然后看到对方毫不留情地笑了一声。

她停顿了一下。

我看起来很奇怪吗?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疑惑,轻咳一声,道:“您的妆容非常漂亮……只可惜有点,花了。”

艾米莉瞪大眼睛,花了?然后她毫无形象地咧嘴一笑:“hey姑娘,不用在意这点儿小小的误差!另外,这个超市里没有伏特加供应,只有一些无关痛痒的跟果汁一样的小玩意儿——”她歪歪头,对俄国姑娘眨眨眼,“我家里倒有些酒,你愿意去逛逛吗?”

俄国姑娘拉高了围巾:“姑娘,您似乎比较热情?这是美国人的共通之处吗?”

“当然……好女孩儿,可别误会!”艾米莉耸耸肩,“美国人都是热情开朗的,但我们可是有原则有底线的!”

俄国姑娘晃晃头:“我可真看不出来,您的原则和底线?”她的长长的军大衣似乎都摇了摇头,“您大概是没有这玩意儿的。”

艾米莉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一副“我们认识很久了”的无赖相:“哦美丽的姑娘,我的阿芙洛狄忒,我可正想要一个可爱的天使来陪我共度良宵呢——及时行乐!”艾米莉笑起来,“这就是我的底线!”说着,艾米莉努力模仿对方说话的腔调,用那种俄语腔浓重的矜持语气说道:“怎么,您不愿意么?”

对方埋在围巾里的笑容似乎扩大了一点:“不不不……事实上,荣幸之至。”

*

安娜紧张地攥紧了自己汗水淋淋的手心。

怎么会这么容易……不是说目标的警惕性高的离谱吗?

艾米莉领着她走向超市附近的某个街区,毫不避讳——正是这种毫不避讳让她感到心慌。

安娜意识到了她要牺牲什么,她究竟要做什么。

她那美丽的容貌,姣好的身材,浓重的俄语腔调,在一个政府官员眼中可能意味着情报与危险,但是在一个女同性恋名流眼中,她无疑是一块儿肥肉——一块儿可以轻松吃下的稚嫩的肉。哈,一个外国女孩儿,无根无基?

安娜站在客厅里,感到自己手脚冰凉,心跳略略加快。

她真的需要牺牲吗……?为了一个或许根本不爱它的子民的政府?

她坐下来。

艾米莉正在卫生间洗妆——安娜转头看看四周。

这里大概是个临时住处。

床铺很干净。桌子很干净。除了梳妆台一片杂乱。厨房太整洁了。

这是个临时住处。

不会有重要资料。

安娜垂下眼靠在沙发上,像是要上刑场一样。

目标的喜好只能靠猜……不过她似乎比较随便。起码在性事上。

先试试纯情。

纯情的处女。

女同性恋……

安娜抖了一下。

艾米莉披着湿漉漉的金发走出来,洗去了妖艳妆容之后的她显得活力了不少,让人完全看不出她是个有名的律师。

她也不说话,就是长长地哼了一声,然后直直地倒在沙发上,沙发把她弹了起来。

老天啊。

安娜不自在地把脸扭到一边。

女士,您穿着一身低胸礼服呢!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可以叫我罗希,你呢?”艾米莉偏过头真诚地看着她。

安娜把头转回来,睁着青莲色的眼睛看着她:“罗希……?我叫安娜,安娜·布拉金斯卡娅。”

艾米莉沉默了一会。

安娜一滞——她做了什么犯忌讳的事?难道不能报真名?

艾米莉笑了起来——很豪爽的那种。

“你是这个圈子的人吗?姑娘?”

安娜歪歪头,无辜地看着她:“圈子?”

艾米莉站起来走向她:“嗨!”她坐在安娜旁边,手搭上了安娜的大腿,“看来你真不知道。那你跟我来干什么?”

安娜早就想好了借口,她假作迟疑:“这样很平常啊?经常有人这么开玩笑啊,什么‘共度良宵’,‘睡一晚’之类的……还有男人对男人这么说呢。您不是说要借我点酒吗?”她扯了扯军大衣,一派天真地说道,“再说了,我们都是女孩儿,您也没法对我做什么呀。”

艾米莉轻咳一声,道:“我去给你拿点酒。”

看来她吃纯情小姑娘这一套。

安娜看着艾米莉的背影。

不过她穿着这身礼服,想必有场应酬……

既然被留下了,之后也就有机会接触某些东西了……不过,要喝酒?想灌倒她?

论喝酒,作为一个俄国姑娘,她的酒量绝对比这个女人要好!

艾米莉拎着一瓶红酒和两瓶伏特加走过来,健步如飞。她坐下来一边开瓶一边笑道:“你从哪儿来?听你的口音可一点不像个纽约人……大概也不是美国人?”

安娜有些局促:“我……”

她这副样子明显取悦了美国人:“你——是东欧人吧?”
“或者说,直白点儿:苏/维/埃人。”

如此直白?!

安娜虽然想过她的口音可能会暴露,但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白、这么快!

“你不怕吗?这么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艾米莉有些小得意地笑起来,“而且,这里可是纽约——亲爱的,纽约!”

安娜敏锐地感觉到,目标气势变强了。

“这是一个不夜城,这是一个堕落的圣地!”艾米莉骤然站起来,华丽的黑色裙摆自由地甩开,“强奸谋杀碎尸抢劫,什么事情都有!滥交吸毒嫖女人,你甚至会因为一包烟被捕——”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登登作响。“这可与你的家乡迥然不同啊……你受得了吗?小羔羊?”

安娜滞住了。

艾米莉一个转身压在了安娜身上。

她按住安娜的手,慢慢地贴近,丰满的胸部几乎要夹住安娜的脖子。

她自信的笑容此刻看起来无比危险。

美国女人的阴影笼罩住了安娜的身体。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之前的话意味着什么吧?”

“与我共度良宵……这句话都不懂。”

“还真是纯洁。你觉得我什么都没法对你做?”

她低头在安娜的嘴唇上轻轻一吻:“我来教教你?”

评论(1)
热度(22)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