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星际童话(已完)

 ------------------------------------------------------------------------------------------------------

请一定要配合

Campanella(カンパネッラ) 食用。

------------------------------------------------------------------------------------------------------

星际童话

【1】

阿尔弗雷德戴着耳机坐在列车上,闭着眼睛轻声哼唱。

说是列车,其实他坐着的却是一艘飞船,只是因为出于个人的喜恶,他把这种在行星间航行的飞船叫做星际列车。

他就要出发了。

庄严而机械的男声自头顶的播放器稳稳响起:“自坎普内拉到格拉锐的星际-1991即将启动,请旅客们做好防护准备,工作人员迅速就位,检查旅客的······”

“好想看看·····银河里的鱼啊。”

【2】

“纸飞机搭载着全部的思念、投掷而出。”

阿尔弗雷德在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好朋友。

那孩子是整个街区里唯一一个不讨厌阿尔弗雷德的人,因为他自己也被别的孩子讨厌着。

那孩子叫伊万。

两个孩子都是被人讨厌、被孤立的可怜虫,于是他们两个做了好朋友。

他们从四岁玩到十一岁,从一起练习古代游戏足球到砸玻璃再到打架,几乎什么乖孩子不会做的事都做过了。

阿尔弗雷德的家长讨厌伊万的家长,伊万的家长讨厌阿尔弗雷德的家长。他们都觉得是对方的儿子带坏了自家孩子。

于是经过交流之后,双方家长约定:看着自己孩子不让他们出门。

换句话说,就是禁足令。

与此同时,通讯设备禁用。

但是这怎么难得倒两个从小玩到大的孩子呢?

阿尔弗雷德非常聪明的想到了,叠纸飞机。

因为两家都住在高楼上——事实上,只需要打开窗户往对面看,就可以看见另一家。如果另一边也开了窗户,那连对方穿的衣服什么颜色什么花纹有几颗纽扣这种小细节都能看清。更何况窗户外有用于喂食飞禽的小台子,丢纸飞机再容易不过了。虽然阿尔弗雷德不是那种很会做手工的男孩儿,但是叠纸飞机这种简单的事情他还是会的。再说距离又不远,为什么不试试呢?

阿尔弗雷德写好一封信之后把它小心地叠好,然后用力的打开窗户——这是暗号——然后另一边也刷地一声拉开窗帘。

阿尔弗雷德满意的看到伊万在窗户后面对他咧嘴一笑。

阿尔弗雷德晃晃手里的纸飞机,示意他准备把飞机丢过来。

“在滑过缓慢的弧线之后,它爽快的掉落下来。”

阿尔弗雷德对着另一边的窗台,闭上一只眼睛瞄准,然后用力一抛。

伊万在另一边小心翼翼地爬上台子,同时睁大眼睛仔细盯着纸飞机,似乎只要他看着纸飞机,它就不会掉下来。

纸飞机在空中歪歪斜斜的飞行,偶尔一阵风会托起它向着目标前进,但它却还是逐渐偏离了最初的航线转而向下方飞去。

在飞机落地的一瞬间,伊万猛地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抓住它。但是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做法的愚蠢,立刻收回了手。

两边的孩子同时发出了懊恼的叹息。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凭借这种东西,是无法到达的。”

【3】

“搭载着全部思念的气球、飘摇浮起。”

从十二岁开始,阿尔弗雷德就没有再见过伊万。

事实上,是丢出纸飞机的那一天之后。

无论他问谁,对方都只会回答:“啊啊,那孩子啊······他去天上了。”

阿尔弗雷德并不清楚去天上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猜测那是去另外一颗行星的意思。毕竟他再怎么小,自己位于坎普内拉(意为“钟”)而这个星系的主行星是格拉锐(意为“荣耀”)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

那么伊万大概是去格拉锐了。

阿尔弗雷德认真的考虑。

如果用通讯工具肯定是做不到的,星域网由“墙"隔离开了。他现在不过十二三岁,想要坐飞船过去那简直就是在做梦。纸飞机······算了别开玩笑了,连他们那么近的时候都没办法让他们说上几句话,现在隔了一个行星,绝对做不到。

阿尔弗雷德在街上走着想这件事情,无意识地从商店门口扯了几个气球下来。

他慢慢地走着。

伊万走了,他在整个街区没有人说得上话,虽然说自己一个人他也可以玩的很开心,但是总会腻的。

他觉得自己特别想伊万。

如果伊万还在······

他抬起手发现自己手里有好几个愚蠢的粉红色气球,鬼使神差地摸出一支笔,在上面写下了一些表达思念之情的话,然后放开它们,看着它们飘起。

“久久飘起来的气球,简直就像是曾经的——”

阿尔弗雷德叹口气,感到自己简直就像是个傻瓜。

他抬头看着愚蠢的、粉红色的气球在一碧如洗的晴空中浮起,越来越小,变成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

也许他还该庆幸一下,毕竟他不用看着那些气球爆掉,而且也没人看见他做这些蠢事。

而且他年纪还小,做些小小的坏事——比如说扯掉气球——别人也会原谅,实在不行就去帮忙做白工。 

不过,伊万去哪里了呢?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凭借这种东西,是无法到达的。” 

【4】

“那么遥远、那么遥远、

“你已经去了那么遥远的地方啊。

“无法递及的思念,想要传达给你。

“搭载着所有思念的、宇宙的船。现在,就去见你。

“不过如此而已,不过如此而已。”

【5】

“搭载着所有思念的、宇宙的船。现在,就去见你。”

阿尔弗雷德随着旋律哼唱。

他现在是一个流行歌手,大部分的作品是翻唱和一些意味不明的有些病的歌曲。但是凭借他的好嗓子和写得的一手好曲,在年轻人中也颇受欢迎。

但是他还是没有朋友。

简直就像是诅咒一样,自从十二岁之后他再也没有交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当然,十二岁之前他也不过跟伊万玩的好罢了。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有病。

他想来格拉锐,从十二岁的时候就特别想来,可是他感到自己是不知所谓的来到这儿。他最初想来格拉锐是因为他觉得伊万离开他所去的地方是格拉锐,但是真的是这里吗?

真的找得到伊万吗?

伊万在这儿吗?

伊万?

万尼亚?

万尼亚?

他紧紧闭着眼睛,不再听平板的电子男声。

“打一开始呢,我就知道了。”

我孤单了这么久,你也来陪我一会吧?

打一开始呢,我就知道了。

阿尔弗雷德独自坐在座位上,紧握着耳机。

四周寂静无声。

“打一开始呢,我就知道了。”

【6】

打一开始呢,我就知道了。

凭借这种东西,是无法抵达的。

打一开始呢,我就知道了。

我们是无法见面的。

即使是如此,我依然——

“即使是如此,我依然——”

-------------------------------------------------------------------------------------------------------------------------------

END.

-------------------------------------------------------------------------------------------------------------------------------

一个有病的短篇·······看完B站上一个视频之后发神经一样想要写个短片这么久就撸出这么一玩意儿。

  这里伊万是在十一岁的时候就死了,因为他爬出去想拿纸飞机。阿尔有点不太正常,他坚持伊万还在只是去了另外一个行星。他其实知道但是不愿意相信。


评论(2)
热度(16)

© 小径分叉的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