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瞎子、瘸子和神经病(已完)

【1】

中/国是个瞎子。

苏/联是个瘸子。

美/国是个神经病。

【2】

中/国是个瞎子,很早很早的时候就是了。

在清初——或许是明末?——的时候他就瞎了。那时候他关上家门在家里自娱自乐,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瞎了。他什么也看不见,尤其是家外的东西。

他倒也无所谓,反正那么久以来他都是这样,天朝上国嘛,就算是他看不见,底下那些臣子的眼睛都是瞎的不成?于是当海外岛国使者求见时他拒绝,商贸往来时他拒绝,大炮轰开家门时他还想拒绝。当然,此时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了,底下的臣子们都乱了阵脚,除了求和没有一个能提得出一个像样的方法,天朝上国只能求和。

很可惜,他作为一个瞎子,看不见别人的野心。

1842年他信了英/国,于是香/港在他的沉默中被带走;

1860年他信了沙/俄,于是被生生剜走大块血肉;

1894年他见了自己养大的日/本,然后被打得近乎残废;

1901年他收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他被别人像切西瓜一样分成几块,一人一份。

最后他在国民的沉默中几乎要废掉时,一个举着红色旗子的瘸子走到他身边来微笑着说:“要加入社/会/主/义/大/家/庭吗?”

他看着满目疮痍的家——天知道他为什么又看得见了——沉默地点了点头。

【3】

苏/联是个瘸子。

作为高大而又疯狂的斯拉夫人,他对广阔的领土和遥远的梦想有着不切实际的执念。他淌着血从一/战中退出来进行革/命,然后作为苏/俄一边战斗一边进行国家建设,他甚至不忘和其他国/家争夺领土,或者试图同化他们——显而易见的,在波/兰等等东/欧国家他只能吃瘪。他倒也不气,自从苏/联这个名字从1922年叫起开始,他就决心让共/产/主/义的红色旗帜插遍这个世界。

“从波罗的海到白令海峡,这片广袤的土地是我的,也理应是我的。”

二/战中的各种勾心斗角让他烦闷不已,英/格/兰和法/兰/西的举动——什么“祸水东引”“绥靖”——让他一肚子火。于是他和德/国/人签订了条约,然后致力于强大。白天他温柔地微笑告诉国民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然后深夜里忍着疼砍掉支柱之一的腿。

尽管他一瘸一拐还患上了重感冒,在战场上他却凭借着这样一具躯体弄死了毁约的德/国/人。而在瓜分战利品时,他见到了新近崛起的超级大国——美/利/坚。

无忧无虑又充满希望的样子,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资/本/主/义的味道,真是让人厌烦呐。他想道。没有经历过苦难,妨碍我走上顶端……那就弄死吧。

于是在英/国/人的演说发表之后,他带着兴奋迅速筑起了一道真正的铁幕,开始同那个经济发达又有些奇怪的资/本/主/义国家进行新一轮的争霸。

【4】

美/国是个神经病。

他是个年轻而又信心满满的神经病。

比起太/平/洋/黑/三/角的另两位来说,他年纪实在太小了,经历过的东西——比如战争——实在是太少了,这让他显得多少有几分青涩;可他领导人们的精明却又让他显得一肚子坏水。他如此强大又如此年轻,再加上部分国民不着调的性格,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神经病。他自诩为世界警/察,要拯救被赤化的国家——好吧从经济和自主权的角度来看被赤化的国家的确很可怜——,而他拯救的方式就是和苏/联进行冷战。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借口。

要说起来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宿敌,他们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争个没完:他找到英/国法/国意/大/利签北/大/西/洋/公/约,苏/联就组织华/沙/友/好/互/助/条/约;苏/联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他就争取第一个登上月球;苏/联撕毁禁/止/核/试/验/条/约他也火速展开军/备/竞/赛。最严重的一次莫过于古/巴/导/弹/危/机,他试图控制古/巴/政/府,那个年轻的领导人却被激怒了,直接投向了苏/联。他和苏/联来来往往地交锋,问题被一次性摆出来呈现在他面前,他那时真实地感到愤怒——因为苏/联毫无诚意的欺骗。最后他强硬的逼迫,要苏/联服软,苏/联也向他示了弱,他们才没有在13天内玩坏这个世界。

美/苏打了几十年,以至于当美/国听说苏/联/解/体的时候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几十年的老对手了,这么快就死了吗?

还没玩够呢。

毕竟对方顽固得像块石头执着得像个傻逼,尽管已经在走下坡路,但是垮得也太快了吧?

不过也是,内部的腐败和权利斗争、人民的怨声载道、不顾经济状况强行展开的军/备/竞/赛,再加上成/员/国之间的民/族/偏/见,不死才有鬼。

现在,现在……原本围绕在苏/联身边的国家围绕在他的身边,甚至是原本的成员国……本来以为最难搞的俄/罗/斯,哈,俄/罗/斯的领袖带着和苏/联酷似的俄/罗/斯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乖乖靠在他身边!

他已经战胜了最强大的对手——

他无可抑制地兴奋起来:属于美/利/坚/合/众/国的时代!

想想都让人兴奋,不是吗?

对了,新近崛起的中/国,有点碍眼呐。

【5】

瘸子死了。

瞎子复明了。

神经病尝到了甘美的味道,真要疯了。

循环往复,没有谁会永远强大,无论是盛极而衰的瘸子,曾经站在巅峰的瞎子,或者是正在俯视世间的神经病,谁都一样。

一群疯子。

FIN
非常惊讶,初二的时候写的周记顺手发上来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喜欢……现在看起来这篇文章里有一些错误的看法和认知,请选择性地无视吧。

评论(6)
热度(202)

© 预定调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