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斯帕姆午餐肉(未完/最后一次更新4月)

*

无力的右手试图捏紧锋利的小刀,食指上松弛的皮肤却被它割伤。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扶起眼镜,全然不顾损坏的紫色镜架最多能让它晃晃悠悠地挂在他的脸上。

他再次拿起小刀。

指尖的血一点点渗透出来,鼓涨,变成一个小小的红色血滴,然后攀附在小刀的手柄上,拉长,成为一缕血丝。

他浑然不觉。

小刀在罐头上刻出划痕,却仍然没有划破那一层薄薄的金属。

他老了。

阿尔弗雷德白皙的皮肤已经变得松弛老皱,如同做工粗劣的地毯一样难以触摸。年轻时黑色的平光眼镜很早就被换成了紫色的老花镜,直到现在也没有更换。他那明亮的海蓝色眼睛里,颜色郁结下沉,成为了眼中的淤青,凹凸不平。他的嘴唇颜色苍白,不复当年的鲜亮。他的感官变得迟钝,当年令他再三抱怨的寒冷对他再无效果。他甚至无法好好的使用他的身体,天生的神力如今却无法切开一层薄薄的铝。

阿尔弗雷德老了。

他最终还是把罐头放了下来,叹息着放弃了这个怀念的举动。

那是一瓶斯帕姆午餐肉。

大萧条时受到穷人欢迎的廉价食品,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美/国大兵诅咒的“灵肉”,万千普通美/国人嘲笑取乐的对象……以及租借法案所允许的、对苏/联高达105亿美元的战争援助中,那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评论
热度(5)

© 小径分叉的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