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白海一日①

*背景设定苏联时期
*突发短篇未完

他蜷缩在囚室的角落里。

看守他的那位朋友,大概是被狱友们戏称为“猴头菇”的好同志吧,他走开了。或者,那不是猴头菇,是黑土豆?或者,那根本不是哪位看守者,而是一个无聊的特别行动人员,刚慢慢地走过。

给每一个常驻者起外号是他们的娱乐。由于一群壮年男性每天只有一百克左右的配额,他们起的绰号不外乎土豆玉米花椰菜之类。猴头菇的头发蓬松而且发质极差,加以他尖嘴猴腮,所以绰号格外特殊。他们常常幻想吃掉这些人——不不不,不是吃掉鱼子酱的那种吃,是吃掉一块猴头菇一样的吞咽——尤其是在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以后。

他刚刚进来的时候,朋友们问他他干了什么,他思来想去,回答说他不支持李森科*。一下子大伙儿都兴奋了,一个老人家悲观地预测他会吃颗硬币*,有人反驳说最多二十卢布*,“为什么那么悲观啊,”他说,“二十年徒刑到顶了吧?在这个鬼地方呆二十天也会死,何况二十年!”

[*李森科:反对基因理论的苏联科学家。被斯大林宠爱,反对他的人许多没了命。]
[*硬币:子弹。]
[二十卢布:二十年有期徒刑。]

结果出乎意料。五年徒刑。从这之后,每当他们玩起谁打嗝打得多之类的无聊游戏时,狱友们都会来摸摸他的手,试图把他的运气分走。更奇怪的是,竟然还真的有人赢了。于是他们说,他是“幸运的万尼亚”。

他张了张嘴,没有打出嗝。

明明很久没吃饭了啊。他茫然地想。应该能打嗝吧。难道运气都被分走了?他反手摸摸自己的肚子。线条流畅优美的肌肉早就作为储备粮被身体分解掉了,他觉得手掌覆盖在肚子上就能摸到凸出的胃。他忽然想起来,从前他去报刊亭领单位的报纸的时候,报刊亭的萨沙叔叔,那个老是跟他老婆打架的窝囊男人,总会对他说:

“哎呀,万涅奇卡!把您的领子扣好吧……好人儿……您的肚子可只能给自己婆娘看,要是让别人看了……您就得跟我似的……唉……得吃她一耳光……女人结了婚就凶了,叉着腰……暧哟……”

可是,他慢慢地想,我没法让他看见我肚子上的肉了。
伊万觉得喉咙有点发紧。

其原因有二:第一,在这个小岛上长期的营养不足和过度劳动让他大量地消耗了自己的能量,为了力量和美而存在的肌肉早就消失了;第二,阿尔弗雷德根本不在苏联。

他早就回去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