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aph冷战组和yoi维勇的号。偶尔也来点碎碎念,生活和感想。

好久没在这个号上写什么东西了。高中隔得太久,已经不是很能找到以前动笔写小说的时候那种感觉了。说不定也就是懒吧。
最早关注我的,或者说关注我的应该大部分都是冷战组的朋友,之所以我还有些粉恐怕是因为我躺在被关注表里也不怎么动弹所以就被忘记了。

上一次的白海一日是强撑着写完的,自己能感觉到。想表达的冲击和撕心裂肺因为暗示得太过隐晦(或者说叙事角度不便?总之就是没法让人看明白剧情),需要后记说明灵感来源才能补充完整剧情。蛮失败的。一开始气氛搞得挺好,后来没控住场。暴露我剧情冲突塑造弱的缺点。

而且现在我脑子里没梗。找不到有冲击力的东西,国设又不敢写,一动手就心里虚觉得不还原史实没到气氛没到。
说白了就...

#游记##旅游劝退计划##纯个人感受不接受PC攻击#

不见长安见尘雾


我站在西安大明宫复原遗址前,想透过钢筋水泥搭成的云殿飞阁望见长安。

我失败了。


大明宫并不算是很美的风景。建筑群十分庞大,旁边是铁丝网运动场和打羽毛球的人们。游客稀稀拉拉的,四处游荡着,大多在不停地拍照,偶有本地人坦然地穿过广场走向另一边的球场。

大门看起来不像是金属的,加之金色不太纯净,反倒有种磨砂玻璃的质感。我走上前去,想要拉动金狮门环,假装我叩响了盛唐的正门,却发现那只是一个装饰。也是,毕竟是“复原”。


在西安,“西安”这个词似乎只会在路牌上出现。更多时候,“长安”这个词占据了每一个游客可以看到...

有小宝贝来给高三结束复健中的老人家安慰嘛……老人家需要关怀啊……

白海一日*已完

白海一日

 

*梗源《古拉格群岛》。白海为巴伦支海的边缘海,曾有劳改营位于此地。

 

他蜷缩在囚室的角落里。

看守他的那位朋友,大概是被狱友们戏称为“猴头菇”的好同志吧,他走开了。或者,那不是猴头菇,是黑土豆?或者,那根本不是哪位看守者,而是一个无聊的特别行动人员,刚慢慢地走过。

给每一个常驻者起外号是他们的娱乐。由于一群壮年男性每天只有一百克左右的配额,他们起的绰号不外乎土豆玉米花椰菜之类。猴头菇的头发蓬松而且发质极差,加以他尖嘴猴腮,所以绰号格外特殊。他们常常幻想吃掉这些人——不不不,不是吃掉鱼子酱的那种细嚼慢咽的吃,是吞咽——尤其是在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以后。...

说好的冷战相关来啦!

ʙᴀʀɪᴜᴍº:

上一次关于俄国在中亚、蒙古和东北亚相关活动的书籍分享(一定要看到最后):http://barium593.lofter.com/post/1f4b5eec_ee7602af

PS:这只是第一次分享~

百度盘链接:https://pan.baidu.com/s/1xhpwO5l3qEGHXuYNdadoFQ

密码:ii3p

书单:
剑桥冷战史(全三册,全英文注意)
冷战史1945-1991
美国、俄国和冷战:1945-2006
冷战(维基百科词条,前英文版后中文版,双语)
冷战五书(中苏相关注意)包含以下:
*冷战的起源 战后苏联对外政策及其转...

此梦非梦

我要用笔记下,记下这些话,直到记忆漫漶成残破的碎片时,我也仍然能在这里找到复写的痕迹。

我要记下。


我还记得我写下的痴言梦语,但它们却在他那儿。四月的正午已是夏天的热度,零零散散的休憩的同学不时向我们投来好奇的窥视。我戴着花帽站在他面前,心如擂鼓。

他递给我那两张纸。我们在树荫里坐下。语言四处飘飞如同树下飞散的柳絮,夹杂着一条蚯蚓的哭喊。你这小孩。我想。拿我喝的水去救蚯蚓。

我们说了什么?

家庭,梦想,未来,希望……

对了,他问:“你了解我吗?”

不,我不了解。当然不。

“所以这是个草率的决定。”肯定的语气。

对,草率极了。


也许我是疯了,在迫近的现实的压力之下疯了...

下雪了!

北纬27°也会下雪吗?

六点钟的时候,整个学校都覆盖着一层白,对面山上的老屋也从棕黑色变成了白色。天还没亮,很难看清什么。树还顶着一头绿色叶子。模模糊糊的冬天的清晨,教学楼已经灯火通明。

嘛,心情都变好了一点。

一个孤独的暗恋者的梦·表演厅

寂静。

重心失衡的感觉提醒我,脚下踩着一双细高跟。手臂很冷。舞台的支架既脆且寒的声音嗡的一响。我站在幕布后面。高跟鞋的鞋尖是银白色,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它是棕灰的。头发盘了起来,上面似乎有配饰,偶一动,假水晶的亮片便扑簌簌地摇动。我能看见前台暖黄色聚光灯的色块投射在地面上。模模糊糊的,身上是一条束腰及地的长裙,沉重、冰凉但是柔软。我略一动,它便流动着融化了。

那么,他在下面。

我知道我在表演厅的候场区,这儿是那样的寂静。

忽然的,前厅观众礼貌的鼓掌声传来,飘忽的。我握着话筒,发现自己已身置指挥棒下。

空气骤然热了起来,刚才身处冰海一般的感觉退却,聚光灯让我看不清任何东西,甚至令我的头发...

等我高三毕业了,如果我考上了我想去的那个大学(意味着我不需要复读)……

我就把我所有的坑,

都!填!了!

决不食言!

如果食言胖三斤。

先立个FLAG。

至于别的,回头再说,回头再说……

白海一日①

*背景设定苏联时期
*突发短篇未完

他蜷缩在囚室的角落里。

看守他的那位朋友,大概是被狱友们戏称为“猴头菇”的好同志吧,他走开了。或者,那不是猴头菇,是黑土豆?或者,那根本不是哪位看守者,而是一个无聊的特别行动人员,刚慢慢地走过。

给每一个常驻者起外号是他们的娱乐。由于一群壮年男性每天只有一百克左右的配额,他们起的绰号不外乎土豆玉米花椰菜之类。猴头菇的头发蓬松而且发质极差,加以他尖嘴猴腮,所以绰号格外特殊。他们常常幻想吃掉这些人——不不不,不是吃掉鱼子酱的那种吃,是吃掉一块猴头菇一样的吞咽——尤其是在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以后。

他刚刚进来的时候,朋友们问他他干了什么,他思来想去,回答说他不支...

1 / 11

© 小径分叉的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