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窥临江仙

当我们讨论孤独时它存在吗?

白海一日①

*背景设定苏联时期
*突发短篇未完

他蜷缩在囚室的角落里。

看守他的那位朋友,大概是被狱友们戏称为“猴头菇”的好同志吧,他走开了。或者,那不是猴头菇,是黑土豆?或者,那根本不是哪位看守者,而是一个无聊的特别行动人员,刚慢慢地走过。

给每一个常驻者起外号是他们的娱乐。由于一群壮年男性每天只有一百克左右的配额,他们起的绰号不外乎土豆玉米花椰菜之类。猴头菇的头发蓬松而且发质极差,加以他尖嘴猴腮,所以绰号格外特殊。他们常常幻想吃掉这些人——不不不,不是吃掉鱼子酱的那种吃,是吃掉一块猴头菇一样的吞咽——尤其是在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以后。

他刚刚进来的时候,朋友们问他他干了什么,他思来想去,回答说他不支...

2017-07-03

伊万撑着下巴,心不在焉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他看着那边的男人向他的女友吼叫,感到有些无趣。
那男人离开了。
金发女人转过身来,似乎很是疲惫。
伊万看见她闪耀的金发,心中一动。
他放下勺子。
女人看过来。
他站起身来快步走过去,脚步因为激动而不稳。他停在她面前,矜持地弯腰,亲吻她的手背:“您好,安娜·卡列宁娜。”

2017-02-07

亚特斯洛之巅②

【小仙女维注意】
【魔法大陆AU/大量私设注意】
【维勇维无差】

[2]

勇利挑挑拣拣很久,最终选定了路线,记在了纸上。考虑到一路北上,他还准备了一些厚衣服。(长谷津—曲兴—青阳湖—青菂—画尹—尹翀平原—亚特斯洛山脉)他花了三天准备行囊,最后和他的父母朋友告别。

父母对他时不时的外出习以为常:考核需要猎取猎物,而那些东西要在特定的地方才会有。他的朋友们则惊诧于他考进七星没多久就要去考八星,除了他原来的搭档朱拉暖激动之下写了千字长信说为他骄傲之外,倒是没有人追根究底。小少爷向勇利的父母解释了他要回家之后,勇利的父母问尼基弗洛夫为什么他的家族不派人来接他,他回答,因为他的通讯工具被毁了,只能自己...

2017-02-07

亚特斯洛之巅①

很想写已经褪色的英雄,但是考虑到如果写花滑我一个没有专业知识的人绝对歇菜,只好写AU了,咳。这个魔法大陆是我自己以前做好的设定,本来是准备用来写原耽的,所以地名啊设定啊大家看看就好。

[小仙女维注意]
[魔法大陆AU/大量私设注意]
[YOI/维勇维无差]

文案:

当维克托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似乎连时间都不太一样。检查自己的状态之后他安慰自己,等级掉落又断了一条腿,哪怕再加上年纪变小,与所预计的因为耗尽力量而丧命比起来,也还是要好得太多了。

只是,这个疑似粉丝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引子]

他听见尖叫。

天是铁灰色的,沉重的云层附着在上面艰难地翻转,每多看...

2017-02-06

滴水成冰

伊万把自己的衣领翻过来,细细地抚平上面的褶皱。他挺直了腰背,宽厚的肩膀向后略略打开。立腰——抬头——不错。深蓝色的军装倒也没什么违和感。他顺手拈过帽子扣在自己头上,随后意识到动作不对,便郑重地把它转过来,好好地正戴着。帽子挡住了他小半张脸,他的下巴延伸出一个刻薄的弧度。

伊万敛起了一贯的温和微笑,切换上凛冽的表情。他像柄标枪似的站着,虚伪的温和一扫而空,锋锐一览无余。

他开始调整自己的表情和神色。

刻骨的仇恨。错。蔑视。错。平静。错。冷漠。错。惺惺相惜。错。
都不对。

他低头,一阵烦躁淹没了他。地板砖仿佛正扭曲着散发出诡异的颜色——就像吸毒的人所看到的世界——嘲笑着他的愚蠢。
于是他掀开帽...

2016-08-29

瓯楚风华录·其一

瓯楚风华录

[纨绔子弟警花送孤魂野鬼安慕希回家的故事]

其一·欲来不来早语我

有诗曰:
种树莫种垂杨枝,结交莫结轻薄儿。
杨枝不耐秋风吹,轻薄易结还易离。
君不见昨日书来两相忆,今日相逢不相识?
不如杨杖犹可久,一度春风一回首。

这篇言语是《结交行》,言世间结交最难。

小生荆楚子弟,天子脚下本不应托大,却也在诸位面前卖个好,说个传奇:此事不知是何时所起,亦不知何时而终;既非汉唐,也非宋元,今耶?古耶?且不论他。不过是狐说一朝之兴亡,本为荒诞不经之事,作个调笑言语未尝不可。

却说那时楚地有一落魄侯门杨氏,祖上本是开国功臣,其先人杨氏讳宁,官至一品威武大将军,曾随高祖南征北战。...

2016-08-28

新文风试水

感觉我要死了。啊。记得给我加点纸钱。

《瓯楚风华录》
灵契同人
熙华华熙无差

有诗曰:
种树莫种垂杨枝,结交莫结轻薄儿。
杨枝不耐秋风吹,轻薄易结还易离。
君不见昨日书来两相忆,今日相逢不相识?
不如杨杖犹可久,一度春风一回首。

这篇言语是《结交行》,言世间结交最难。

小生荆楚子弟,天子脚下本不应托大,却也在诸位面前卖个好,说个传奇:此事不知是何时所起,亦不知何时而终;既非汉唐,也非宋元,今耶?古耶?且不论他。胡说一朝之兴亡,荒诞不经,作个调笑言语未尝不可。

却说那时楚地有一落魄侯门杨氏,祖上本是开国功臣,其先人杨氏讳宁,官至一品威武大将军,曾随高祖南征北战。天下大一统前唯有此朝与越国两国在,...

2016-08-25

子夜四时歌〔一〕


仲春时节,北方冰皮始解,南方却已是生机勃勃了。典例便是临安:浅绿鹅黄嫩蓝桃红,各色交杂明媚艳丽。你说,临安富庶繁华珠玑盈户,临安景色秀丽流连忘返,临安女儿温雅风流艳光四射——听起来,这可是个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你且看:日入(17时至19时)之际,小巷里糖糕店的屋檐下,有一位身长八尺形貌昳丽的男子。他双眼微阖长身直立,神色古井不波——男子的样貌是顶顶好的,一头鸦发束得一丝不苟,浅色的抹额垂下肩膀,似雪面容实惭潘安,繁复衣袍更愧石崇,腰间那把宝光流转的剑为他添上几分凌厉之美,端的是芝兰玉树的风仪。他手里还攥着一条绳,绳的那边是……头驴。
蓝忘机:“……”
小苹果:“……”
小苹果猛地打了一个响鼻。
蓝忘机:...

2016-07-29

古诗十九首·涉江采芙蓉

上篇饮马长窟行:http://usarus.lofter.com/post/1d23162b_bbe8b93


涉江采芙蓉

清晨的云深不知处堪称静谧,虽然蓝氏子弟少有贪懒的,人来人往的走廊却没什么声响,今日自然也一如既往。只是此刻的气氛……说不得有几分诡异。

含光君没有出现。

他带这些孩子也就带了半年左右,但是从没多说过一句话,更不会迟到。

总不可能是睡过头了吧?几个胆大的心里猜测,小声说出来。

想来是有事……谁不知道含光君逢乱必出。立刻有人反驳。半年他出去了两三趟,也就含光君会这样了。

话音未落,一身寒霜的蓝忘机便出现了。

几人讪讪地住嘴。

被蓝忘机无怒无怖的眼神注视着,...

2016-07-25

关于墨香太太的起名能力

突然发现wifi汪叽两个人名字平仄是能对上的。
蓝忘机:平仄平。魏无羡:仄平仄。
蓝湛:平仄。         魏婴:仄平 。
含光:平平。         远道:仄仄。
避尘:仄平。         随便:平仄(?)

我是不是太无聊了Orz

2016-07-21
1 / 10

© 但窥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